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牛奶香气 5 Merthur ma

梅林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就感到自己的魔法躁动起来,越靠近病房就越强烈,包围住梅林的同时,还在努力向病房内伸展,梅林以前遇到过一次这种情况,他的魔法正在防御危险,保护他的同时还想保护里面的亚瑟。梅林顾不上莱昂询问的眼神,立刻冲了进去,惊讶的发现里面居然有笑声,一个女孩子在和亚瑟说话。

听见声音,亚瑟和陌生的女孩都看向他,她有着非常甜美的长相和蜜棕色的长卷发,甚至比弗莱娅更漂亮。

“梅林,她就是索菲亚。索菲亚,他是我的主治医生梅林。”亚瑟给他们做了介绍。

“你好,我是索菲亚”笑起来露出的两个圆圆酒窝让她看起来更加可爱,可梅林确定看见了她眼睛里冰冷的打量。

“你好”梅林没有勉强自己露出笑容。迅速的走到亚瑟身边,挡在他和索菲亚中间。

亚瑟皱了皱眉头,刚想开口就被梅林打断了

“亚瑟要休息了,你请回吧。”梅林做了个请的手势

“什么,可现在才十点?”亚瑟叫了起来

“我是你的医生,亚瑟,我说你现在需要休息”梅林沉声说,他需要用很大的力气来控制沸腾不已的魔法。

亚瑟对梅突然摆出医生的架子感到莫名其妙,不过叫做索菲亚的女孩并没有在意,温和的亚瑟打了招呼让他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门一关上亚瑟就瞪着梅林说“你今天怎么了,这么对一个女孩子太没礼貌了”

梅林没有说话,闭上眼睛让自己的魔法渗透至整个病房,探寻异种魔法留下的痕迹,果然,那个女孩,不,那个女巫,在亚瑟的病房里几乎每一处都做了标记,如果梅林没有及时赶到,这些标记会像黑夜里的蜡烛那样吸引所有巫师,向他们传达乌瑟*德拉克的儿子就在这里的信息。而几乎所有的巫师,都痛恨乌瑟入骨。亚瑟必死无疑。

梅林的怒气带着他的魔法,将这些标记彻底抹去,不留一丝痕迹。

心脏急速的跳动,如果刚才索菲亚不是这么麻烦的给病房施咒,而是直接动手杀死亚瑟,梅林根本来不及救他。

那他回来时看见的就会是亚瑟的尸体。梅林的胃翻滚着让他想呕吐。

“梅林,梅林”睁开眼睛,亚瑟的脸几乎碰上梅林的脸了,水蓝色眼眸里是毫不掩饰的担心,“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这么近的距离,梅林可以闻到亚瑟话语间淡淡的牛奶香味,今天的牛奶已经喝过了吗?

差一点点,就失去眼前这个人了。

梅林控制住想要紧紧抱住亚瑟的念头,定睛看着亚瑟,“亚瑟,听我说,你现在很危险。”

“?什么”

“这个索菲亚,就是给你下咒的那个巫师,她想杀你。”

亚瑟惊讶的张大了眼睛。

“她在给你的牛奶的下咒后发现你居然还活着,于是又找了过来。

你父亲带你来医院的事非常秘密,你的朋友们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病房在医院的特别加密区,虽然有像高文这样看起来很随意的人,但包括他在内这里的每个医生和护士都是严格挑选的,确保每个病人的隐私和安全。

这里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亚瑟,甚至你在中庭看到的那些孩子家里都是非富即贵才能进入这里医治。连我们每天出入加密区都需要确认身份信息,她是怎么进来的?”

亚瑟无法消化梅林说的这一大段话。“她……”

梅林拉着亚瑟坐到沙发上,“她一定是用魔法感受到了你的所在,再用魔法混进来。”

亚瑟看着梅林,“她想杀我?她知道我是父亲的儿子”

梅林点点头“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知的,但她显然是有目的的接近你的”

亚瑟的目光暗淡下来。

“亚瑟?”梅林担心的看着他,

“难道我以后要防备身边出现的每一个人吗?”

“亚瑟……”

接下来的时间亚瑟都很沉默,梅林默默在病房里陪着他,脑子里飞快的思考着,现在医院已经不安全了,索菲亚显然已经准备将亚瑟的身份公开,如果没有魔法的保护,任何一个巫师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取走亚瑟的性命。

晚上亚瑟很早就睡了,梅林施了一个简单的安眠咒,让他睡的更沉一点。然后拜托莱昂去请盖尔斯。现在他一刻也愿意离开亚瑟身边。

听梅林说完白天的事,盖尔斯长久的沉默。

“梅林,你真的已经决定要保护亚瑟了吗,谁也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

“我早就在保护他了!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去面对这些,他在魔法面前就像个婴儿,完全没有自保的能力!”

盖尔斯笑了一下,好像知道梅林会这么说。然后又立刻皱起眉头。

“索菲亚在现有巫师中法力算强大的,可是你阻碍了她的咒术,让亚瑟免于一死,你的法术远远在她之上,她这次过来除了确认亚瑟的情况,还想找出你是谁。”

“那她现在已经知道了,让她来好了!”梅林愤愤的说。

盖尔斯盯着梅林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梅林,你的魔法是很强大,可你不该轻敌。”

“盖尔斯,我没有选择,不管他们有多强,我都不会把亚瑟交给他们。

但是盖尔斯,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想要杀死亚瑟而不是用亚瑟来和乌瑟谈判,杀死亚瑟对他们有什么意义。”

盖尔斯叹了口气“因为他们早已不准备和乌瑟和解,他们只想报复,乌瑟手上沾满了巫师的血,那些都是他们的家人和朋友。”

是的,亚瑟是无辜的,可是那些被迫害的巫师也是无辜的,梅林无法完全痛恨索菲亚他们。

“……乌瑟为什么一定消灭魔法?”

“因为亚瑟的母亲”

“什么?”

“乌瑟曾经是古教的朋友,帮助古教铲除其他异教,古教的最高女祭司为了答谢他,甚至用自己的血为他施了护身咒,普通巫师无法伤害他,即使是高等巫师也无法使他丧命。”

“所以乌瑟才能和巫师斗争这么久还无恙!”梅林恍然大悟。

“是的,他和古教合作了很多年,彼此信任相安无事。所以当他的妻子迟迟无法受孕时,他立刻就想到请他的女祭司朋友帮忙。“

“可是亚瑟的妈妈不是……”

“一命换一命,亚瑟出生,伊戈琳就要死去。古教也无法创造新的生命,有生必有死,乌瑟想要子嗣,古教就给了他,但是没有告诉他代价是什么。”

梅林被这残忍的事实惊呆了。

“乌瑟非常爱他的妻子,丧妻之痛使他疯狂报复古教,而护身咒使古教拿他没有办法,而且他和魔法打过很长时间交道,熟悉法师们会使用的办法,所以可以保护好自己,而为了保护亚瑟,这么多年他几乎是把他藏了起来。”

梅林想起亚瑟提起乌瑟时落寞的眼神,出生就失去母亲,孤单的长大,并且认为父亲恨着自己。看着灯光下熟睡的亚瑟毫无防备的容颜,梅林觉得胸口闷痛的厉害。

 

评论(2)

热度(29)

  1. Merthurits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