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猫鼠
梅林Merthur 偏MA
山风绿黄双担 竹马二相
郑业成 K莫 峰成

碎碎继续念

大明劫里大成叫彬彬“哥哥”那里真的苏的要命
叫皇兄没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两个人分开录的宣传片里
大成说了好多次“我哥”
小奶音喊的亲密的
彬彬叫的“我弟”也好评
这样的骨科请來一盆~

彬彬的眼神真是看什么都深情
霸道总裁和温柔暖男都驾驭不了
天生演员

大成的少年感太可爱
现在感觉还不适合演偶像爱情剧
男主比女主还可爱
目前演过的几个角色都可以打高高分
完全和角色融合
看的时候不会想他是郑业成
他就是剧中人

两个人都很低调
处女和摩羯都是踏实认真让人放心的星座
这两个人连星座都这么配

碎碎念第三弹

其实一开始没怎么YY宾成真人 因为没互动嘛
可是微微官宣的那场视频和倾城五帅录歌的那个视屏看多了

就觉得真两个人跟对方在一起的时候怎么能笑的那么开心 是真的让看的人都会被感染的那种

录歌的视屏 有一段彬彬不在
四个人的时候大成也就是和其他人一起微笑摆摆动作
彬彬来了之后两个人就像粘在一起 笑的开心的
感觉非常自然和亲密

头都是一直向着对方歪的
中途一直笑着看对方
唱到我们不散场的时候还会看着对方捂胸口
我也要捂胸口了
甜的不行

话说大成也是180的大高个儿

但一到彬彬面前秒变娇小

整个人都软萌了 果然是化学反应起作用了

接着碎碎念

大成性格最让人喜欢的地方就是很真实
对K莫的话题从不回避 而且每次都很走心
态度很坦然 承认知道他们是一对

而且自己也看剧 承认会有duang的感觉
最后在家里做饭那场看起来很幸福

但是采访时提到彬彬的时候
也的确会露出我看来有点害羞的笑容
特别是优酷采访的那个视频
主持人姐姐是自己人 好懂的

大成说其实他和彬彬每次眼神接触超过两秒就会笑场

仔细的把K莫同框的镜头又看了好几遍
发现其实真的是两个人大部分时间
眼神都是稍微错开的
你看着我的时候 我就微微垂下眼
四目相对的时间不多
可能前面刚认识真的还不是很熟
又要演那样的关系有点尴尬
但到后面 彬彬就可以坦然的各种盯着美人了
这四天真的发生了很多事呀~

之前在微博上还看到过有人评论KO的眼睛总是不知道在看哪儿

没什么实质内容 不打tag

碎碎念

牛牛和大成最近怎么没互动了么呢
两个人平时是没事都要互相调戏一下的
最近大成上新戏 阿部的口碑那么好
前几天的女装照片更是满天飞
牛牛居然没动静
明明三生三世上的时候还给杨洋拉票来着
只给一个宣传阿部的微博点了赞
为什么不直接给本尊点个赞呢
大成这段时间宣传期
难得没有神隐 微博还挺活跃的呀

这两天刷到几位可爱的姑娘深扒彬成的贴
看的小激动
这两个人真的有化学反应啊
一共就一起拍了四天戏 感情能有多好呢
放正常人身上顶多也就刚熟悉的程度吧
偏偏这两人一提到对方都是特别好的兄弟

然而大成在直播里说这句话的时候
之前一直直视镜头时而卖萌时而嚣张的他
是低下头去没看镜头的

一起拍了对男男Cp在今天真的很普通
何况剧情还那么纯洁 顶多算个擦边球
上瘾里面两个人整天亲来亲去的
人家都不避嫌 私下关系也很好

当年吴彦祖和冯德伦拍完美少年之恋就成好友了啊
这么多年 还一起开公司

所以彬成这两个人为什么完全零互动呢
拼命主动卖腐博眼球的人多了
这两个人的反应也太奇怪

为什么要避嫌呢
K莫虽然当时爆火
粉丝对真人也是调侃的多
真的觉得两个人是一对的应该没几个
换作其他人可能两个人乐得故意拉个小手
或者像胡霍一样公开秀恩爱 还一起拍写真
大家看的乐 他们自己也坦然
这才是好兄弟吧

嘴上说好兄弟 没做过什么像好兄弟的事呀
所以是真有什么吧😄 呵呵

之前LL姑娘发的两人同款 今天正好搜到了 确实同款~

在优酷看微微感觉略奇妙
官方内容简介这么写也是大手

以前一直在B站看cut 

本来就是腐女大本营

大伙儿看见K莫都觉得他们理所当然该在一起


相比之下 优酷的观众类型更多
虽然也有激动的冒泡的腐女
但也有人质疑这两人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不是TXL吧 明确表示很反感

还有一些善意的觉得这两个男生关系也太好了吧 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

大众的接受度其实还是能看出来的

所以还是老实在B站蹲着看cut更舒服一点~


现在想想 的确是美人先开撩的😁

这么主动也是可爱

K莫 靠近你(夏日小插曲)

KO刚刚和肖奈愚公从客户那里回公司,车上肖奈接了个电话,只听他在电话里吩咐对方回去好好休息。挂掉后却转头对自己说“你不要回公司了,直接回家,郝眉不舒服请假了。”

立刻下车打了出租回家,郝眉的性格KO很清楚,之前忙成那样整个人瘦了一圈都不请假,现在到底哪里不舒服,越想越着急,应该先去医院的啊,跑回家自己又不在,一个人呆着出事怎么办。

下了出租三脚并两脚冲回家,立刻去郝眉房间,刚推开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KO皱眉,空调温度打得太低了吧。

走到床边,郝眉裹着毯子正睡着。伸手去摸他的额头,的确有点热。

这一碰把床上的人给弄醒了,“KO?”郝眉睡的迷迷糊糊的,眼睛还没睁开,下意识的喊KO的名字。

KO听他声音软绵绵气,坐下来轻声说“嗯,我回来了,哪里难受”

“没事,就是热的,现在好多了”郝眉想坐起来可是身上没什么力气。

“躺着,”

“嗯”

 “我去给你倒杯水“

“好“

KO去厨房倒了杯水,想了想打开冷冻柜从冰格里拿了两块冰放进去。

扶着郝眉让他坐起来背靠着床,郝眉一口气把水喝光,感觉舒服一些了。

“怎么突然不舒服了?”KO皱着眉头问道,上午自己和肖奈他们出发之前好郝眉还笑嘻嘻的把他们送到电梯口,被愚公嘲笑“十八相送”

“微微师妹突然有个外勤要出,天那么热,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子跑那么远的路,晒黑了怎么跟老三交代,我就替她去了。真的热啊,我都要被晒化了”想到下午在火辣辣的太阳下被烤肉的情景,郝眉觉得自己又不好了,不行,好想吐。

KO马上扶着他的背,让他低头吐在地上,可是没东西,就一点酸水,

“你中午没吃饭?”眉头皱得更紧了。

“人家十一点多打电话过来的,挺急的,没来及吃。”想到KO一大早爬起来给自己做的爱心盒饭现在还在冰箱里孤零零的呆着就觉得好可惜,呃?饭?想到就好难受。

KO眼看他又想吐,赶紧一个手扶着他,一个手给他顺后背。

 

致一所在的创业园在帝都的远郊,以刚毕业的大学生自主创业的居多,办公室的房租很是优惠,但交通也的确不方便。园区很大,从大门走到致一要二十分钟,门口也只有一班公交,错过一次要等很久。地方偏出租也很少过来,所以在这里上班的人大多住在园区配套的宿舍里,愚公和猴子就是。

话说郝眉的父母上次来给他买了两套房,一套在三环,一百多平,是留给他结婚用的。

另一套小房子就在园区旁边,就为了方便他上班,想的是以后公司发展壮大换地方郝眉可以直接卖掉。郝爸爸是个生意人,跟肖奈接触过几次就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定大有所为,不会永远困在这个偏远之地。

 

为了节省经费,致一没有配车,平时公司有事,大家都是轮流开肖奈的车出去,也没觉得不方便。

偏偏今天一大早肖奈和自己,愚公开车去了客户那里,公司没车。想到郝眉顶着中午的大太阳在绿化实在不怎么样的园区里走了那么久,然后估计又在公交车站被暴晒了半天,晒到都中暑了,KO心里又心疼又生气。

郝眉虽然晕乎乎的,看见KO沉着脸半天没说话也猜到他在心疼,赶紧安慰说“上了公交就好了,车上有空调,客户那里的空调也很足,就是中午晒狠了一直有点头晕,所以从客户那里出来就跟老三请假回来睡觉了。现在已经好多了。”

KO叹了口气,伸手把他扶着靠好,“我去弄点东西跟你吃,你再躺一会儿”

“不想吃东西, 难受”郝眉皱着眉头,

KO摸摸他的头,亲了亲他的额头,“嗯,再休息一会儿”

 

KO出去了之后,厨房传来龙头和锅灶的声音。郝眉有点无力,我真的没胃口啊。

过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郝眉”KO轻轻的把郝眉摇醒,

“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迎上KO温柔的目光

“起来喝点粥,”

“不想喝,会吐”

“喝一点,吐了我来打扫”

都说到这份上了,郝眉只好让KO扶着自己坐起来,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

冰凉酸甜的口感让郝眉睁大了眼睛,这是……“酸梅汤?”

“嗯,开胃消暑的”

“太好喝了,”一杯下去郝眉觉得半条命又回来了,浑身都舒服。

“这,真是用梅子煮的啊?”郝眉看到杯底留下的乌梅和山楂,惊讶的说。

“嗯,中药房夏天都有配好的酸梅汤药包卖,我多买了一点,明天也给你煮”

”这附近哪儿有中药房啊?“

“我原来打工的小炒附近有一家,那里是居民区,东西多

“那不是在我们学校了??你跑那么远“

郝眉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才四点多,现在外面太阳还正辣着呢。心里一酸,“这么大太阳还跑那么远,你要是也中暑了怎么办啊“

“我不怕热,再热的夏天我不是一样在炉子旁烧菜吗“

KO温柔的声音听的郝眉鼻子更酸了,想到每年夏天KO都满头大汗的在那些小店闷热的厨房里烧菜养活自己,就心疼的厉害。

“以后再也不用了,眉哥我养你”郝眉认真的说.

KO愣了一下,心想这人果然病了,不是在说热不热的吗,怎么扯到那里去了,又有点感动和好笑。

“好,你养我,先喝口粥”

郝眉实在不想吃,但想到KO弄了那么半天,心又软了,张开嘴吃下KO喂过来的粥,温度刚刚好,青菜和虾仁被切成碎末混在粥里,煮的香喷喷的,KO特意多放了点盐,让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的郝眉都觉得咸咸的好好吃,一口接一口,一大碗粥全吃光了。

KO看他终于恢复了点精神,不像下午那么蔫蔫的了,放心不少。

“再睡一会儿吗“拿张抽纸递给郝眉擦嘴,

郝眉肚子里现在饱饱的,暖暖的,幸福的不行,也有点力气了,伸手把KO拉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太贤惠了”

KO就着这个距离,轻轻的吻上他的唇。郝眉身上还是有点低热。KO扶他躺下来休息。

 

郝眉很快就睡熟了,KO轻轻关上门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

 

过了几天,郝眉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饭,前几天中暑的事情早就忘在脑后了。

对面的KO递过来一把车钥匙,

“??这是什么?“郝眉瞪大眼睛。

“车在楼下,等会儿我们开车去上班。“KO淡淡的说

郝眉差点没噎到,“你什么时候买的车?不对,你的工资在我这儿啊,你没跟我要银行卡拿什么钱买的车啊“

“我说过做黑客是有收入的“

“……”

“天这么热,不能再让你挨晒了,”

“啊?”原来重点在这儿,怪不得突然买车呢。

郝眉心头一热,这人怎么老是这么一脸平静的让自己感动的要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