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牛奶香气 4 Merthur ma

“你和你父亲一点也不像”窗外的阳光洒在亚瑟身上,泛着一层柔光,梅林觉得心里非常温暖。

“?”亚瑟正坐在沙发上看一本足球杂志,闻言抬起头,“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水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就是这么觉得”梅林想起自己那天在院长室里看见的乌瑟。亚瑟与他完全不同,有着各种生动的表情,让人觉得没有人比他更适合阳光。

“我长的像母亲”亚瑟重新低下头去。

“那她一定非常美丽”话刚出口,梅林就发现这简直是当面在夸亚瑟漂亮,不禁有点懊恼。

 “是的,她非常美丽”亚瑟轻声的说,没有在意梅林的说法有什么不对。

“亚瑟?”梅林感觉到了亚瑟的不对劲,

亚瑟放下手中的杂志,将脖子上的项链拿了下来递给梅林。

梅林知道这个宝石项链亚瑟一直带在身上从未取下来过,奇怪的接了过来

“打开来看看”

原来镶嵌宝石的后座是可以打开的,里面是一张小巧的照片,一个温柔微笑的女子,像是女生版的亚瑟,金色的头发,柔和的五官,清澈的眼睛,这是,亚瑟的母亲?

“真的很像”梅林忍不住感叹。

“是啊,我小时候经常对着镜子想象她对我说话的样子。”

“为什么?她不在你身边吗?”

“……我没有见过她,我出生的时候她难产去世了”亚瑟轻轻的说。

梅林愣住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为什么要对不起,我早就习惯了”亚瑟笑了一下。

梅林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一阵沉默蔓延看来。

“我常常觉得父亲恨我,是我害死了母亲”亚瑟低着头。

“不……”, 梅林下意识的出口否认,这想法对亚瑟来说太残忍了。

“他不愿意见到我,我从小就和仆人单独生活在公寓里,他只有周末会过来看我,平时只打电话……他甚至没有让我冠上家族的姓,我叫潘德拉贡,而我们的族名是德拉克。”

梅林脑中飞快的闪过盖尔斯的话“为了保护亚瑟,他没有让别人知道他是亚瑟的父亲”

“他这么做,”梅林小心的开口“也许只是为了保护你,你知道,他几乎与整个魔法界为敌”

亚瑟入院的那晚,乌瑟穿着便装,脸上满是一位父亲担心儿子的焦急和无能为力的挫败,以至于梅林甚至没有认出他来,乌瑟*德拉克,梅林后来想起自己曾经在电视上见到过乌瑟发表反对魔法的演讲,那时的他西装笔挺,慷慨陈词,痛斥魔法的邪恶,发誓将魔法连根铲除。

“是吗?”亚瑟自嘲的笑了起来,“如果这是他的方式。那么显然他失败了,我还是被诅咒了”

“这并不好笑”梅林严肃的说,想到不知道是谁,躲在暗处想要伤害亚瑟,他就坐立不安。

“亚瑟,你昏倒的那天,真的不记得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吗?”这个问题梅林已经问了好几次,亚瑟每次都无法回答。

“非常普通的一天,学校的课程结束我去球场踢球,回到家里冲完澡准备看电视,没有发生什么”

亚瑟在进入大学后就不再同意乌瑟给他安排仆人,也禁止保镖出现在他面前。

只有莱昂,他是从亚瑟高中开始保护他的,因为从不打扰亚瑟,所以被默许一直负责亚瑟的人身安全。

敲门声响起,莱昂走了进来,“亚瑟,今天的牛奶”

亚瑟脸红的一下,梅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来了,喝牛奶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爱喝,到底还要脸红多少次。

接过精致的瓶子,亚瑟打开瓶盖,淡淡的奶香传了出来,喝了一口,亚瑟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让梅林很想过去摸摸他的头。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喝到了非常好喝的牛奶”,亚瑟突然说到,“如果这也算特殊事情的话”

梅林一下子警觉起来,“在什么地方喝的?”,虽然不知道食物能不能作为施咒的媒介,但有线索总是好的。

“是一个常来看我们踢球的女孩子给我的,不知道她怎么得知我喜欢喝牛奶的,那天她给我带了一瓶,味道真的好极了。”亚瑟舔了舔嘴巴,好像在回味那美妙的味道。

梅林直接翻了个白眼,“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你不知道吗”

“得了吧,我为什么要拒绝一个女孩子的好意,她难道能把我怎么样吗。而且她不是陌生人,我知道她叫索菲亚。”

看着梅林严肃的脸色,亚瑟又补了一句“她非常可爱,我们队里有好几个队员喜欢他,她一点都不像邪恶的巫师。”

梅林无力的说“你眼里谁都不像邪恶的巫师!……嗯,你也那个,喜欢她吗?”

亚瑟想了想“她是很可爱,可我并不会经常想起她,应该不是喜欢。”

“那她喜欢你咯,不然为什么打听你的喜好,还送你牛奶。”梅林有点酸酸的问。

“谁知道呢,她又没跟我说过。”

亚瑟似乎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说完就继续喝他的牛奶了

梅林却紧缩着眉头考虑起来。

-----------------------------------------------------------------------------------------------------------------

“牛奶?”院长室里盖尔斯抬起眉毛问道

“是的,亚瑟唯一能想的到的线索。盖尔斯,通过食物可以下咒吗?”

“当然可以,没有比食物更方便有效的媒介了,它可以进入被诅咒人的体内,让咒语的效力发挥到最大。”

“所以那个女孩真的很有可能是巫师,用牛奶诅咒亚瑟?”

“亚瑟说她经常过去看他踢球?”

“是的,”

“如果她真的是巫师,那么这次诅咒可能计划已久,她不知从哪里得知亚瑟是乌瑟的儿子,故意接近他,观察他,不直接施咒是为了不暴露自己,通过亚瑟喜欢的牛奶不会让亚瑟和旁人起疑,大家都会觉得她只是在努力讨好心仪的男孩子。”盖尔斯停顿了一下,“……这么处心积虑的想置亚瑟于死地”

“如果她知道亚瑟还活着”梅林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

“她一定再找机会下手。”盖尔斯看着梅林,慢慢的说到。

 

评论(5)

热度(39)

  1. Merthurits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