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德鲁伊王-梅林 (MA)2

 

亚瑟被闷闷的低笑声吵醒,他睁开眼睛发现还是深夜,小小的红色火光跳动着照在屋里的东西上,亚瑟看见毛皮被子在动。

然后他看见了梅林修长白皙的后背,上下移动着,脸转向一边,带着慵懒和愉悦的表情。

他的身下是一个黑色长发的男人,强壮有力的手和指甲,努力抓住梅林的肩膀,把他向下拉。

梅林的嘴角翘着,然后他笑的更厉害,好像他们在做什么开心的事,好像在散发着麝香味道的被子下fu*ck一个男人,看着他的手指深深插进身下肮脏的地板里,是一件纯洁的事情似的。梅林把他压在身下,对他耳语着什么,眼睛闪出金光,那个男人叫了出来,身体拱起,头向后仰起跌入泥土里。

德鲁伊王轻轻的用吻抚慰着他,嘴唇停在男人的喉结上,然后他开始了剧烈而急切的冲刺,直到男人伸手抓住他的头发握紧,又一次叫了出来,浑身颤抖。

 亚瑟低头把发烫的脸深深埋进自己的膝盖里,努力想忽略他们做*的声音。

***********************************************************************

梅林还在睡,一只手向外伸着落在了地板上,另一只随意的盖在头上,睡得四仰八叉像个小孩子。亚瑟静静的低头看着他,想知道在他醒来把自己变成一只蛤蟆之前,能不能来得及扔个什么很重东西砸在他头上。

 “懒惰的基佬”亚瑟嘟哝着,因为现在都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了,而梅林是个国王。

外面,夜里的那个男人正在一个小火堆上做饭,心满意足的面朝森林坐着。

 “你是谁”亚瑟问他。因为他明显不是德鲁伊人,他的手臂上没有图案,而且也没有扎辫子。

男人抬起头“兰斯洛特”他说,然后他用一根棍子拨了拨火,把他的烤兔子翻了个身。

亚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无聊的看着火堆,烟钻进他的鼻孔。

 “我知道你是谁”兰斯洛特说到,然后又闭上了嘴。亚瑟感到自己的肩膀僵住了,等待着他下面的话。但兰斯洛特只是把兔子从火上拿下来放在一个木头盘子上。“你想尝一下吗,这儿的人不吃肉,所以这可能是你这段时间内最后一次吃肉了”

亚瑟生气的说“我当然能抓到一只自己的兔子”他争论到,但还是伸手接过半只。

兰斯洛特挑起眉头“你可能拿不到许可,梅林会-”

亚瑟正啃着滚烫的兔肉,闻言呛了一口,“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不,你不能”一个严厉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梅林向他们走来,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红晕。但他明显正在生气,瞪着他们。

亚瑟看着他,然后回头看兰斯洛特,他正在安静的低头吃着肉。

亚瑟挥着手说“他可以随意吃肉而我-”

 “他赢得了这个特权”梅林说着走向兰斯洛特。兰斯洛特一直低着头,但亚瑟看见了,在梅林轻笑着抚摸他的后背时,他舒服的闭上眼睛,愉悦的放松了肩膀。

 亚瑟恶心的哼了一声爬了起来,把兔子留在了草地上。任何事情,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能不看见这两个人。

他给自己找了事情做,像个骡子一样搬运东西。从河里捞的用来修围墙的石头,一大篮冬葫芦,给磨坊用来烤火的木头。它们压得他紧绷着身体,咬紧了牙齿。天已经开始变冷,虽然还是秋天但已经慢慢入冬,所以河水冰冷,让他的牙齿直打架。但头顶上的太阳火热,晒得他不停流汗。一整天他都在热得要命和冷的发抖之间来来回回,往返多次。最后,当天开始变黑,他捡起他的外衣夹在手臂下,往回走去。

梅林坐在他的小屋前,腿上放着一本书,懒洋洋的啃着一个苹果。亚瑟走来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

然后一直看着。

 “我工作了一整天,背疼的要命,你做了什么?看书?吃点心?fu*ck那个外乡人?”亚瑟开始抱怨,觉得太不公平。

梅林看起来很惊讶,他把苹果放在书上然后举起了一只手,对着亚瑟轻轻的弹了一下手指,眼睛闪出金光。

一道热度沿着亚瑟的脊背扩散到他后背的每一块肌肉,温暖它们,放松它们。

亚瑟控制不了自己,这让他放下了防备。他在这温暖中伸展开身体,深深的吸了口气,甚至有一秒钟,他闭上了眼睛。

当他睁开眼睛时,梅林正好奇的看着他。

愤怒涌上亚瑟的心头,“我不想让你的魔法碰我”

梅林看着他,有点吃惊。然后他眯起眼睛说“总有一天你会求我对你施展魔法,你会哀求我给你,你会哭着要它”

亚瑟生气的叫到“闭嘴,你只是个懒惰的少年国王,无所事事只会整天坐在你那骨瘦如柴的屁股上”

他想走进小屋却发现自己被扔了出来摔在地上。梅林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今晚你睡外面”

亚瑟看着他,不敢相信“你不能,你不能把我留在-”

梅林笑了起来,毫无温度的,“你很快就会知道,亚瑟潘德拉贡,只要我想,我可以做任何事”

 *********************************************************************

 夜里实在太冷了,亚瑟只能钻进马厩,寻找狗儿睡觉的地方。有几只因为他的闯入狂吠起来,还有一只咬住他的脚踝,但他紧紧的抱住自己,悲惨的努力靠它们更近一点,寻求它们的温暖。他睡着了,一夜无梦,但颤抖着被冻醒了好多次。

他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女孩儿呆呆的看着他,然后她叫了起来,声音有点像铃铛“他在这儿”

几个人走了进来低头看着他,脸上充满了好奇,这个远道而来的金发碧眼的少年如此奇怪,喜欢和狗一起睡。

然后梅林出现了,他的表情紧张和狂怒,但只有一秒,他看见了亚瑟,然后笑了起来。

亚瑟站起身,推开一只狗。

 “告诉过你外面很冷”梅林说着,伸出手扶他站起来。亚瑟不想接受,可在冰冷的睡了一晚之后他的腿僵硬的动不了,所以他握住了梅林的手,让他把自己拉起来。

梅林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笑了起来“你有工作要做,我的王子,我不管你昨晚睡得有多糟,下雪之前得把围墙修好。”

 


他一个人砍树,看见梅林一边和两个妇女聊天一边穿过村子。她们碰触他的手臂,充满爱慕之情,欢快的说着话,梅林听着,面带微笑。

然后他挑起眉头,直直的看向亚瑟。

亚瑟继续他的工作。深吸一口气然后举起斧子。

 


 “我可以睡在这儿吗,还是-?”他嘟哝着说,但梅林替他把门帘掀起来,让他进去。

火上的锅里在咕噜噜的煮着什么,亚瑟感觉自己的胃缩了起来,他太饿了。

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梅林从锅里盛了一碗食物放在桌上,看着亚瑟,示意他开动

亚瑟甚至没有坐下来,他举起碗四口就把汤全喝了下去,然后用手去捞碗里剩下的东西。

只有一些胡萝卜和马铃薯。亚瑟叹了口气,沮丧的把它们一个一个挑起来吃掉。

梅林一直在看着他。等亚瑟吃完了,更多的汤已经盛好了,亚瑟非常感激,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两根细长的手指突然轻轻碰上他的唇,然后又移开,亚瑟皱了皱眉。

 “这张完美的嘴绝对有它存在的理由,神明对每件事都做了安排。你曾经使用过它吗,也许用在了你的那个骑士身上?”

亚瑟倒吸了口气,重重的把碗摔在桌上,汤撒的桌上到处都是,还有一些溅在他了他的拇指上,很烫。

 “你怎么敢暗示这样的事情!”亚瑟大怒,他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愤怒又挫败,充满了羞辱感。但梅林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

接下来的安静让亚瑟觉得更难堪了。他感到这羞辱一直烧到了他的脸上,气得他脖子发痒。他看向别处,努力让自己找回理智。

 “我以为你和你的骑士-”梅林开口.

 “我们是”亚瑟狠狠的说

梅林皱眉,很不解“但你们没有-?”

 “这是纯洁的,如果你一定要知道,是高尚的,虔诚的爱”他想解释但停了下来,愣住了,因为梅林直接大笑了起来,

 “它是的”亚瑟大喊到,但梅林把头埋进自己的双臂间,趴在桌上继续大笑,后背抖动。

等他抬起头来,头发都笑乱了,轻笑着说“你真是个大傻瓜,亚瑟潘德拉贡”

 “那你就什么都不是,只是个肮脏的乡下国王”亚瑟咆哮着反击“只会像只猪一样在烂泥里发情”

突然,他的后背摔在墙上,紧贴着他的脊背。他感觉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把他按在那里,他努力挣扎,吸进一口凉气。

梅林站了起来,手向亚瑟伸出,控制着魔法,脸色严肃,眼睛亮的像两个灯泡,“你太忘乎所以了,小王子”

一只看不见的脚踢了他的膝盖,然后他一屁股摔在地上,忍不住叫了出来。

 梅林安静的喝着他的汤,转过身去。亚瑟盯着他的后背,紧紧的靠着墙,努力离梅林远远的。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