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德鲁伊王-梅林 (MA)

自娱自乐的翻译继续 看梅林怎么欺负亚瑟(o^^o)

德鲁伊王-梅林

halfhardtorock 

为了阻止阿尔比恩爆发战争,乌瑟把他唯一的儿子和继承人送给了强大的德鲁伊王。

Work Text:

 “就在前面了,殿下”盖尔斯说着加快速度骑到前面去,留一点私人时间给他和莱昂骑士。

莱昂心领神会。他用牙把他的皮手套咬下来,伸手环住亚瑟的脖子,轻轻抚弄那里的短发。他们两个的马儿头靠着头休息。莱昂把亚瑟拉向他,直到他们的额头相碰。

 “我的忠诚属于你,亚瑟,只要你需要我”他说,闭上眼睛,看起来非常痛苦。亚瑟点点头,紧紧抓住自己马儿的缰绳,努力让自己勇敢。“谢谢,你非常忠诚”他告诉他。莱昂的眼睛亮了,似乎非常高兴听到亚瑟这么说,虽然亚瑟说的非常认真和克制。

然后他们快马赶上前面的盖尔斯,此时脚下的土地已经进入一个辽阔的繁荣村落,村子的一半延伸进森林。

 “就是那儿,殿下”盖尔斯告诉他“它比我记忆中更大了”

 亚瑟希望莱昂能为他感到骄傲,所以在他们骑向那个可怕的地方时他一直高高的昂着头。

德鲁伊人很奇怪。他们中的很多人把头发扎成长长的辫子,脸上和身上都有绘有图案,那些图案看起来好像已经陪了他们一辈子。他们不像普通人那样穿着,至少不像卡美洛特的人们,他们随意的裹着皮毛,看起来真的很像流浪汉,但他们佩戴石头,把漂亮的蓝色石头做成项链,辫子上闪闪发光的头饰,还有耳环。

看见了亚瑟,他们在路上停下,好让亚瑟他们的马儿通过。

 “这里没有城堡吗?他们的王住在哪里”亚瑟问道,四下张望,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小小的木屋,偶尔几个是石头搭的。

 “他住在村子的中心”盖尔斯告诉他。

村子的中心是一棵巨大的橡树,亚瑟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树。他停下马,把手搭在眉上抬头看,鸟儿们,距离让它们看起来很小,从树冠中飞出,冲入云霄。

 “盖尔斯”一个欢快的声音传来。亚瑟看见一个深色头发的男孩从森林中走出来,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

盖尔斯下马时忍不住哼了一声,扶住了自己的腰。那个男孩笑起来,走进他们中间,拍了拍盖尔斯的肩膀,“你老了,这段路对你来说太远了”

 “我向你保证我好的很”盖尔斯说,他们拥抱彼此,盖尔斯笑着拍了拍男孩的背,然后他们分开来

 “你的到来是个惊喜”那个男孩说“我从没想过还能再见到你”

 “我也没想到,谁叫我是唯一知道怎么找到你的人呢”

亚瑟重重的清了清喉咙,那个男孩转过头看他,亚瑟摆了摆手说“男孩,你能带我去找你们的王吗,我们有事要找他”

盖尔斯脸色微变,把手合在一起放在身前做出他每次准备要长篇大论时的姿势。那个男孩看了亚瑟一会儿,嘴角微微翘起,然后他收起笑容回头问盖尔斯“不会是他吧”

 “是的,陛下”盖尔斯轻轻的说,简直带了点歉意。

 “那可不行”他说,向后退了几步,把手抱在胸前,打量着亚瑟。

亚瑟眨了几次眼,让自己适应他的目光。莱昂警告道“亚瑟”,但是太迟了

亚瑟从马上跳下来。

 “你?你就是德鲁伊人的王?”亚瑟惊讶的问道

 “亚瑟,安静”盖尔斯说,但那个男孩走近亚瑟,眼睛明亮的闪着光,“你又是谁,肯定不是乌瑟潘德拉贡美丽的独子咯”

一只手伸出来,快的莱昂来不及拔剑,它抓住了亚瑟的下巴,亚瑟重重的倒吸了气。

 “我期待的可比这好多了”那个男孩放肆的说。亚瑟狠狠的转过头,紧绷着脸。“他还是个孩子,他的蛋蛋长好了吗?”

亚瑟的嘴张了又合,震惊的说“你在说我吗?”他愤怒了。

 “额,”那个男孩说,后退几步像要好好看看亚瑟“不,这可不是我要的,盖尔斯”

然后他看着莱昂,莱昂手中握剑,正在为亚瑟的行为生气。“他怎么样,我喜欢他这样的”

亚瑟倒吸一口气,看向他的骑士。莱昂移开眼,脸红了起来。

那个男孩轻笑起来,“对的,就是他,或者实在不行看在老天的份上,就算乌瑟潘德拉贡本人来也比这个好。我一直在想那个老暴君应该技术还不错”

 “梅林”盖尔斯出声警告到,但他听起来也被逗乐了。那个男孩慢慢的笑了,眼神温和的看着他,然后回过头来看亚瑟。

 “过来吧,你知道怎么跪着走路吗”梅林问。

 “你不能这样跟我说话”亚瑟咬着牙说。

梅林挑起眉头,然后他的眼中金光一闪。

亚瑟感到他的腿不受控制,然后他已经跪了下来,德鲁伊王伸手抓住他的头发握成拳,亚瑟疼的吸了口气。

 “殿下”莱昂喊道,但盖尔斯挡住了他,“冷静”

那个男孩把亚瑟的头发抓的更紧了,眼睛仍然闪着金光“你是我的,卡美洛特的亚瑟,你要做的是取悦我,看我什么时候高兴,学习怎样让我高兴”

然后他松了手。亚瑟向前倒去,双手撑在肥沃的泥土上,他被吓到了。抬起头,他看见那个男孩伸手搂住盖尔斯“来吧我的朋友,让我们看看你可怜的背,我有个药剂可以让你的回程骑起来轻松很多。”

 

他们在树丛后亲吻。莱昂的手轻轻的抚摸亚瑟的喉咙,然后抓紧了他的手。当他们分开时,莱昂的脸上充满了心碎和担忧,“我发誓只要你要你需要我,我会立刻赶来,殿下”他告诉亚瑟。然后惆怅的上马,把亚瑟一个人留在这个肮脏丑陋的地方。

亚瑟看着他们离去,回过头,他看见梅林靠在他的小屋门口正看着他,。

梅林转了转眼睛,拿布擦了擦手

 

亚瑟的眼睛湿了一点他粗暴的用袖子擦擦眼睛,等他转过去时,梅林还在看他,光明正大毫不掩饰的。

 “你在看什么”亚瑟恶声恶气的说

 “你”德鲁伊王说,笑了起来。.

亚瑟想走开,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被允许到处走动,所以他背靠着橡树坐了下来,生气又失落。

 

那天晚上,村里的长者都过来瞧他。梅林站在旁边看着,手指放在含笑的嘴上。亚瑟羞得浑身滚烫,因为这些人观察他的样子就像他们在评论马匹。

 “他的体格很好,你会让他去种地吗”一位老者问道,亚瑟看向梅林,梅林耸耸肩。

 “也许吧,如果他还有力气从我床上爬起来的话”

几个男人轻笑出声,亚瑟感觉自己要烧起来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他不是很差,但也只能算普通,太普通了,我猜他的价值是乌瑟给他的,我听说他父王重视他胜过其他一切。我猜他是个不错的贡品,在卡美洛特人眼里,这几乎是个承诺,我们的自由和独立看来可以得到保证了”

老者们点头同意然后开始低声讨论。梅林走上前来,用指尖轻碰亚瑟的手臂。

感觉就像火焰顺着他的皮肤燃烧,亚瑟倒吸了口气低头看,那里轻柔的灼热着。

大家都停了下来看着。当梅林火热的指尖碰触亚瑟的唇时,亚瑟挺直腰板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勇敢。

他看向别处,微微颤抖,努力让自己保持不动,双手紧紧握拳。

但梅林只是走开去和老者们说话,他的深色的脑袋看起来蠢的要命,在一群白发中显得异常年轻

 

梅林的木屋很小,有一个火堆。亚瑟看见屋子一边的地上放着一张看起来很柔软的床,床上铺着一张油亮的皮毛,亚瑟觉得它摸起来肯定很光滑。

这时皮革做的门帘被掀起来,梅林走了进来,啃着一根看起来像胡萝卜的东西

他在桌子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用手拨弄着一堆草,大口把它们吃掉了

 “我睡在哪里”亚瑟问到,他快要被愤怒弄的窒息了

梅林惊讶的抬头看着他,然后不在意的说“你跟我睡,或者睡在冰冷的地上”

亚瑟感觉被迎面打了个巴掌,他飞快的看向别处想隐藏他的震惊。梅林笑起来

 “我可以,我可以让你非常渴望的在我的床上,你会舒服的忍不住去抓自己的头发”

 “你会那么做吗?对我施咒让我……跟你上床?你难道没有廉耻吗”亚瑟生气的说。

梅林笑了起来,脱掉鞋懒洋洋的倒进他松软的铺着皮毛的床里,他把头枕在一只手臂上,懒散的躺着看向亚瑟。

他举起一只手,伸出两个手指,当他勾起它们,亚瑟感到一股力量从身体内部拉着他,就像一根细绳绑住他的胃,拧着他向床走去。

 “停下,停下”亚瑟恳求道,梅林放下手,这股力量突然消失了,就像刚刚突然开始一样。他沉着脸看着亚瑟,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紧闭着嘴,转过头,他说“那你就睡地上,我无所谓。”

然后他翻身面对着墙壁打起盹来。

亚瑟靠着墙坐下来,把膝盖抱在胸前。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