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真实之重

梅林不愿再欺骗亚瑟,他要向亚瑟坦白自己的魔法

清水无差,很温馨的一篇短文

仍然是自娱自乐的翻译~


The Weight of Truth 真实之重

giselleslash 

梅林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亚瑟。

房间里安静而温暖,一片黑暗中只有壁炉的火光照亮亚瑟的右脸,将他染成橘色和红色,他看起来像在很远的地方,遥不可及。

但他是亚瑟,被大家了解和热爱。他现在陷入了悲伤的泥潭,不愿再去相信。因为又一个人背叛了他。梅林知道一直以来他默守的谎言今天要结束了。他不能忍受让亚瑟经历更多的欺骗,不能再给他一个理由不去信任他周围的人。

那些爱他的人。

热烈的不能自已的爱着他,沉迷于他的善良,毫不怀疑他将为他们带来盛世。

梅林将脚缩上来放在椅子上,用手抱住膝盖。他记得以前,那些开心的日子里,他坐在亚瑟身边和他斗嘴打闹,或者一起畅想明天的到来。作为主人和仆人,是的,但更多的是作为朋友,他们的声音清澈充满想法和对彼此的信念。

这份信念让梅林痛苦,逼着他拿出勇气去面对终于到来的这个时刻,他如此害怕。

他们在等待阿古温的行刑。他将在次日被执行火刑。这是对亚瑟的信念和信任的又一次伤害。梅林目不转睛的看着亚瑟和他疏离的表情,他把情绪隐藏了起来,对那些不懂他的人,那些不是梅林的人。

对他的骑士和臣民来说,他英明果断强大无比,他是他们的领袖,他们的王。在他们眼中,他可以只手遮天,翻江倒海,冲走那些苦难,给他们带来无比渴望的和平。

对梅林来说,他只是亚瑟。总是犯错,乳臭未干。背负着整个世界的重量蹒跚前行,痛苦的渴望着被爱,并拼命的让自己值得那份爱。亚瑟想为所有的人做所有的事,他正在慢慢的淹没。梅林只想跟他一起跳进去,将他重新拉回到水面上来。

告诉他他值得被爱,告诉他大家信任他。

亚瑟突然看着他开口,打破了此刻房间里沉重的静谧和心碎,把梅林吓了一跳。

 “只剩下我一个了,梅林”

亚瑟的声音很平静,带着一丝困惑,好像他自己也不确定说了什么。

 “一个什么?”梅林问

亚瑟的眼睛直视着他“我的家人只剩我一个了,他们都离开了我,死去或者”亚瑟停住,梅林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莫甘娜,“离开了”

他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他失去了所有的家人。虽然梅林早就知道阿古温的背叛,但对亚瑟来说,这是刚刚发生的,尖锐而痛苦,像一个崭新的伤口。

亚瑟没有哭,可是他的眼角在火光下闪烁着泪光,让梅林想伸手帮他擦去。

 “这不是真的,亚瑟”梅林说着放开他的膝盖从椅子上下来,

亚瑟摇头“我现在是一个人了”

梅林伸出手抓住亚瑟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紧紧的握着,力气大到几乎疼痛。

 “我是你的家人”

梅林知道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多绝望,但亚瑟不是孤单一个人。

 “我是你的家人,亚瑟”他重复着。

 “放肆的傻瓜”亚瑟轻声说,他的声音颤抖着,被梅林的话震动,他的手指抓住梅林的手。

 “是的,我知道”梅林的声音很平静,他抬起另一只手放在亚瑟的额头上,用拇指轻轻拂过他的眉毛,“从来都这么没大没小”

亚瑟点头同意,但他嘴里发出的疲惫而颤抖的叹息告诉梅林,他知道梅林话语中的意思并且他相信。他将他的另一只手覆在梅林手上,手指轻轻的划过梅林的手腕。

等亚瑟不再触摸梅林的手腕,他把他的手握在自己两手之间。

 “我相信你,梅林,超过任何一个人”

梅林咽了口口水,为了这句话。

 “我绝不会背叛你”这次是梅林的声音在颤抖了。

亚瑟看着他,认真的看着,眼神清澈而坦荡。那里包含了太多东西,几乎让梅林心碎。信任如此清晰的写在亚瑟眼里,他必须对的起这份信任。他们都需要,这样他们之间的每一件事就都能清清楚楚,他们都能得到自由,每一次呼吸都能平息彼此生命中的苦痛。

 “亚瑟,听我说”梅林说着跪在亚瑟身边,“我需要你听我说接下来的话”

 “我就在这儿,梅林,我不会漏听你的话”

梅林摇头,“不,不是。我需要你听我在说什么,真相,和它背后的意思。我需要你能理解我说的话,不然我会崩溃,答应我你会听”

亚瑟看起来很紧张梅林会说什么。他毫不掩饰的脆弱让梅林痛恨自己把亚瑟的伤口挖的更深。亚瑟的眼里虽然还有防备,但当他开口时,声音已经平稳而确定。

 “当然,我答应你”

当然,对于听梅林说话,他从没迟疑过。

这给了梅林希望。

梅林将自己空着的手放在亚瑟的前臂上。感受亚瑟温暖的皮肤和蕴藏其中力量,梅林只想将唇印在亚瑟的皮肤上,向他的王以示忠诚,但更多的,是表达自己爱的誓言。

 “我做的每一件事,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你,我的王”

 “我知道,梅林,我--”

 “不,亚瑟,我需要说出来,让你明白”梅林更用力的抓住亚瑟的手,“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的每一部分都效忠于你”

 “梅林,”亚瑟轻轻的开口,将自己的额头抵住梅林的。

 “你不是一个人”梅林继续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永远不会是一个人。我向你发誓,请相信我”

亚瑟把自己的手从梅林的手上拿开,用拇指轻碰梅林的下唇,手指轻擦着梅林的下巴。

 “亚瑟”梅林伸手将亚瑟的手抓回来放在自己的手上,把两个人的手放在两人中间,手心向上。

亚瑟微微把手缩回去,向下看了看梅林的手心又抬头看着梅林的眼睛,眼里清楚的写着疑惑。梅林也看着他,希望他能懂,然后他点点头看向自己的手心并示意亚瑟再看一下。当亚瑟将眼睛转向他的手心,梅林说出了那个咒语,多年前当他意识昏沉拼命祈求亚瑟平安回来回到自己身边时说的那个咒语。一个蓝色的光球出现在他手心,亚瑟看到之后立刻想要后退,但梅林用另一只手紧紧抓抓他,试图将他固定在他的椅子上。

 “梅林,这是--”亚瑟喘着气,无法说下去,怒气涌上他的脸。

 “不,亚瑟”梅林坚持,骄傲的,平静的“看着它,还记得它吗”

亚瑟点点头,但梅林能看见他的怒火已经非常明显。

 “在哪里,你在哪里见过它”

 “在那个山洞,当时你喝下了毒药--”亚瑟有些犹豫的说

 “它带你回到安全的地方”

 “那是你”

梅林看着亚瑟,蓝色的光球仍在他手心闪耀。

 “全都是我,以后也会是我,我的魔法”说出这两个字时梅林不得不停下,努力压制席卷他全身的喜悦和恐惧,“我的魔法属于你,它为你服务,它会拯救你”

亚瑟的表情如此复杂,梅林只能闭上眼睛。他永远无法忍受看见亚瑟如此不确定,如此年幼和迷失。

 “但是你说谎了”亚瑟说,他的声音充满了受伤“你对我说谎了”

 “是的,我说谎了”梅林睁开眼睛看进亚瑟的,亚瑟似乎被梅林如此干脆的回答吓到了。他的确说谎了,没有事情可以改变这个事实,没有其他说法可以表述这个事实。

 “你说谎了”亚瑟重复道,这次更像是在低语

 “是的,我不能忍受对你说谎,在其他人也对你说谎并且伤害了你时。但我希望你能明白,尽快明白,我说谎绝不是为了伤害你,绝不是想让你伤心”

 “这么多年你一直瞒着我,魔法”说到这个词时亚瑟的声音变得严厉。

 “不”梅林祈求到“不要再倒退回去。不要认为那个词代表着黑暗和憎恨和恐惧,回想一下过去多少次你觉得也许魔法不仅仅是那些,它也可以是别的,可以好也可以坏,这取决于他的使用者如何用他,回想一下”

亚瑟转过头去不看他。梅林念了一句咒语,光球消失了。他慢慢的合上掌心,看向亚瑟。

 “求你了,亚瑟”梅林恳求道“你答应我会听的,会试着理解”

亚瑟突然挣扎起来,将自己的手从梅林手中抽出。

 “我受不了”他喘着气,呼吸急促“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骗我”

于是梅林知道,他的魔法只是其次,对亚瑟来说真正的伤痛是梅林的谎言。梅林早就知道一定是这样,他知道亚瑟的为人,知道他不是不通情理的人,知道他迟早可以理解对梅林来说魔法是什么。谎言,才是他无法释怀的。

梅林伸出手,抓住亚瑟衬衣的前襟,他的手指紧扣亚麻的布料

 “我知道”他说“我知道,亚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求你”

亚瑟疲惫的倒向梅林,闭上眼睛不看他。

 “我的心很疼,梅林”

 “我知道”梅林重复道,他哽咽着,含着泪。

亚瑟闭着眼睛伸手抓住梅林的衬衫,就像梅林抓着他的一样。梅林默默的祈求他永远不要放开。

沉默蔓延开来。梅林的膝盖疼痛无比,他跪在亚瑟身边冰冷的石头上太久了。但这算不了什么,如果亚瑟要他跪,他可以永远跪在那里。

亚瑟的呼吸平稳下来,听起来已经是他平时的声音,不再像他就要被淹没,挣扎着喘息。

 “我知道为什么”亚瑟静静的开口

这句话让梅林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靠向亚瑟。亚瑟轻轻的嘘了一声,仿佛他已经疲惫的不愿再做任何事情。

 “但我需要时间”

梅林点头,不敢开口怕再哭出来。

 “你要告诉我所有的事情。所有的,梅林”

梅林再次点头。亚瑟将会知道关于他的每一件事,不会有任何一点点的遗漏。梅林要告诉他那么多事情,估计会啰嗦到他希望自己没问过。光是这么想,梅林就要笑着哭出来。

 “我绝不会再对你说谎”等到终于能开口之后,他说

亚瑟肯定看到了梅林脸上的认真,因为他的表情缓和下来。梅林松开抓住亚瑟衣服的手,去触碰亚瑟的脸,好确认这不是一个梦。指尖下亚瑟的皮肤是如此熟悉,梅林感觉到亚瑟迎向他的碰触,这让他又有了勇气。

 “当然,我说你有多聪明,那我肯定在说谎”

亚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梅林的心沉了下去,他做的太过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和斗嘴的时候,但很快亚瑟的嘴角出现一个低哑的短暂的笑容,于是梅林的心恢复了跳动。

 “梅林--”亚瑟警告道,但他的声音轻柔而充满感情。

 “我的王”梅林说着,将手抚上亚瑟的脸。

亚瑟伸出手把梅林的手从自己脸上移开,握紧。

“还有一件事”他说“你永远不能再对我说谎,要永远说真话,不是因为我是你的王,而是因为我是亚瑟,你是梅林”

梅林觉得自己不会再奢望其他任何东西了

他看着亚瑟,点点头,笑了。

 “因为我们是亚瑟和梅林”

 

~End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