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coming of age

自娱自乐翻译,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立删

Pre-slash

“你是陷阱里的诱饵 是他会自愿选择的牢笼”


成人日

astolat 

Work Text:

亚瑟在拂晓时醒来,有个声音已经吵了他三天了,不停的呼唤他的名字,终于他失去耐心,拿起弓弩和火把,径直去了地牢。正在玩色子的守卫被他的到访吓了一跳,“不用管我”他说,顺着通道走下地牢。

“你应该早点来,小潘德拉贡”,巨龙说着,从黑暗中飞了出来。

 “我记得告诉过你,如果我再来这里肯定是为了射你一箭”亚瑟说,强迫自己不要咽口水,声音也不许颤抖。他以为这次再见到龙,它看起来应该会小一点。就像记忆的惯用花招,比如他小时候的那匹小马,从一个大的惊人的怪兽逐渐变成了如今的小可爱。可龙显然不是这样,它看起来更大了。上次亚瑟见它的时候还是个小男孩,还没有变成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他还不知道那些尖牙和利爪可以做什么。

巨龙点了点头,很有气势的。“所以我这么多年都没再烦你”它说。“那你认为现在我为什么叫你过来?”

 “因为你实在太无聊了,无聊到就算被射一箭也比自己一个人呆着自言自语好”亚瑟说,可自己还是来了,见鬼。这就是他为什么后来不再来的原因。它太会迷惑人了,把不可思议的事说成合情合理,把完全错误的事说的简直像个责任。

 “我叫你来是为了警告你”龙说,“一轮红月照耀着卡美洛特,今晚,幽灵出猎。”

 “幽灵出猎只是个传说”亚瑟说。

像一道闪电,对如此巨大的野兽来说简直快的不可思议,龙俯身下来,几乎把头伸到了通道上,“龙也是,在乌瑟的领土”龙发出尖利的嘶声,该死,亚瑟真的不记得它有这么大。

把亚瑟吓得差点喘不过气来,龙退了回去,蹲在它的石头上像只心满意足的猫。亚瑟瞪着它,然后它莫名其妙的开口,“梅林不在城堡里”

 “额”亚瑟说“所以?”然后他皱眉道“你怎么知道梅林的?”

龙没有回答他。这是另一个亚瑟不再来找它的原因。该死的讨厌东西。“如果日落之前他没有回到城堡内,再没有凡间的力量能带他回卡美洛特。他会跟着幽灵出猎离开,永远”

亚瑟瞪着龙。他想认为这只是胡说。可是有两个问题梗在那里让他不能说服自己。首先,龙过去没有直接说过谎,至少亚瑟没发现过。第二,这很像梅林会干的蠢事。

 “我得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肯定你告诉我这个是有原因的”亚瑟说。

巨龙点了下头。“我们都有自己的原因。亚瑟潘德拉贡,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需要。但我还是要祝你好运,虽然我确定你会去找梅林,是为了你自己的原因,而不是我的”

它是瞥了亚瑟一眼吗?以一个龙的表情来说?好像它知道什么似的,或者自以为它知道什么似的。根本没有什么好让你知道的好吧-----亚瑟狠狠瞪了它一眼,显然是它应得的,然后转身回走廊了。

 

他可不想失去冷静,轻信龙的鬼话,所以他让仆人之间传个话,让他们看到梅林就把他带到亚瑟的房间。然后他开始自己穿戴打猎的装配,因为梅林是个没用的笨蛋。他很有可能正在森林里闲逛,摘摘花,再和松鼠聊聊天什么的。

太阳已经升到了10点钟的位置,一天能有多长呢?三个仆人过来告诉他他们在哪儿都没看见梅林。亚瑟把剑配上身,上楼去最后一个地方确认。

 “我恐怕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殿下”盖尔斯说:他在我起床前就出去了”

有人敲门,格温探头进来,“盖尔斯,你看见梅林了吗- 哦,对不起,殿下”她说,低下头。

 “没事,看起来我们都在找他”亚瑟干巴巴的说,看见了她手上的两个小袋子

格温顺着他的目光,看起来有点尴尬和窘迫“额,这个-”她走到盖尔斯身边把东西递给他,“你能帮我给他吗,等他回来以后”

 “礼物吗,桂尼薇儿?”亚瑟问,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打趣,尽管他其实很恼火。梅林可不该收到礼物,他那么没用。桂尼薇儿总是会来给梅林礼物或其他什么东西吗

 “是的,额---这个是我的,另一个是莫甘娜的”她说。亚瑟看着她,她又补充到,语气不是很确定“这没什么----只是,我们觉得这样会让他高兴----他的成人日,还有其他的--”

 “今天是他的成人日?”亚瑟说,然后立刻希望他刚才没开口,因为他吓到了格温,她滑了一跤,然后看了他一眼,看起来不太像在表达,你是卡美洛特的王子所以我毫无保留的尊敬你,而更像在表达,你是卡美洛特的王子没错,可你是个混蛋对吧。他非常不爽,因为接下来的好几个星期里他都无法摆脱这个想法,她是不是一直这么想的?当然,他才不会在乎某些仆人怎么想他呢。

 “谢谢,亲爱的,他会很荣幸的”盖尔斯说着,把袋子放下。“殿下,我现在想起来了,我前两天的确有让他去Hampstead森林帮我摘一些草药的样本,可能他今天出去摘草药了”

 “在他的成人日?”亚瑟说,“冬天里?”

盖尔斯耸耸肩,“也许他有点想家,想念郊外”他说,“我肯定他很快就会回来”

亚瑟可没有那么肯定,想起巨龙的厄运声明。“谢谢,盖尔斯”亚瑟冷冷的说。快要出门时他犹豫了一下,回过头来“顺便问一下,盖尔斯,你知道幽灵出猎吗”

 “幽灵出猎吗,殿下”盖尔斯疑惑地说,“不比传说多多少:他们是野生魔法的幻象,看见他们的凡人没人能活下来。”他停了一下,沉思着补充道“据说一个异教的神灵带领着他们”

太好了,现在神灵也来了。亚瑟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冲到地牢去狠狠踢两脚那条臭龙的大尾巴。

 

门岗的守卫的确记得梅林早上出城向Hampstead森林方向去了。幸好他们记得,不然亚瑟就要追究他们的失职把他们全部开除。骑马出发时他的心情越发沉重。Hampstead森林距离城门骑马只要一个小时路程,但它面积巨大,而亚瑟不能找任何人帮忙。他早上几乎已经发动了所有的仆人,如果他再带一些卫兵只为寻找一个出门几小时的仆人,那他要担心的事情可就不是幽灵出猎了。首先他父王会认为他脑子出问题了。

路上几乎空无一人,并且在他到达森林时显得更空旷了。这很奇怪:天很蓝,天气很好,以二月来说,路上连积雪都很少。当然也有零星几个人在路上,但他们都很快经过亚瑟,头都没抬,专心赶自己的路。空气显得异常的厚重,如果这是夏天,亚瑟会觉得马上要下一场雷雨。

他也忽略了其他路人,催马走的更快点。已经靠近中午了,他可以看见前路插入森林,快走到一条路的尽头时,有个一个老妇人停在路中间。“你在干什么”亚瑟生气的喊,停下马,然后他发现她停下是为了放下一个担子,担子前后挑着两个大篮子,装满了橡果,山楂的果实和树叶。

 “对不起,大人”她说,站直身子想把担子再挑回肩上。两个篮子差不多和她一样高。

亚瑟抬头看了眼太阳,然后说“放下它”,他跳下马,挑起了担子“拿着缰绳,你帮我牵马”

 “哦,这可不是你们这种大人干的事,骑士大人”她困惑地说,“我要从这儿一直走到林子里去呢”

 “给我带路,走快一点”亚瑟说,把担子扛到肩上站直身体,篮子离开地面时他微微睁大了眼睛,忍住了一个踉跄。这个老妇一定壮得像头牛。

五分钟过后,他有点后悔叫她走快点了。这个担子不是用打磨过的木头做的,陷在他的脖子和肩膀上,细小的木刺扎着他。老妇人一直在他耳边说个不停,一边轻快的牵着他的马:说的都是树林啊,山楂果茶的好处什么的。太阳沉到了他背后,他的外套被汗湿透了。这担子每走一步就更重一点,感觉上。

 

 “就是这条路,骑士大人”老夫人说,领着他走向一条崎岖的小道。亚瑟可不会轻巧的叫这种小道为“路”。努力的跟在她后面,树枝戳他的衣服,打他的腿,他需要不停的让到路边因为要让这两个蠢篮子通过。

终于到了她的房子。是一间小小的农舍,在一片整理的很干净的林间空地上。几只鸡正在草地上捉虫子,窗子旁点缀着鲜花。亚瑟重重的把担子放下来,松了一口气,直起身来,他的背快要裂开来了。他觉得可能只走了十分钟,但感觉像拖着这些篮子走了一个星期。他抬头看天,可是树冠茂密,他看不见太阳在哪儿,但他有种不好的感觉,他可能花费了一个多小时。

 “您对老年人非常有同情心”她说“您一定要让我表示一下感谢,来杯茶--”

 “不,不用了”亚瑟急忙说。他是挺想喝一杯水的,但现在他只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要再闻到山楂的味道了。“我得走了,我在找人。虽然我不认为你看到过他?个子很高,深色头发”蠢得要命的“皮包骨头?”

 “我没见过他,大人,不过你应该不会现在进森林吧”她说“今晚幽灵出猎,你可以从空气中感觉到”

他翻了个眼“已经有人告诉我了”

 “我肯定您的朋友自己知道找个地方躲起来”她说。

 “他的智商还不够填满一个针箍”亚瑟说,然后又低声的说“显然我的智商也不够,我居然在找他”

 “那您一定要带上这个”她说,从篮子里抽了两根树枝出来递给他。

 “额”,他说,可是当一位女士送给你一个礼物-----“非常感谢”,他接过树枝,离开后他可以随手丢进林子里。

 “你要找到路回到你之前走的方向”她说,手指着小路的方向,亚瑟从她手中接过缰绳,跨身上马,“骑士大人,千万别忘记”,她在身后喊他,“一直顺着那条路走,不管遇到什么事情。祝你好运,亚瑟潘德拉贡”她说。

亚瑟吁了一声让马停住,回头去看她。发现这片空地上只有他一个人,面前是一个灰色的破败的农舍,被遗忘的常青藤密密麻麻的缠绕着,而他手里握着绿色的橡树和山楂树的枝条。

 “哦,该死”他说,先是龙,现在是女巫---他瞪着手里的树枝,他应该把这些倒霉东西扔掉。

过了一会儿,他把它们塞进自己的鞍囊,掉转马头向之前的那条路走去。

 

 

 

亚瑟骑马经过Hampstead森林好多次,追寻野鹿或野猪,或者赶到南方的边境去解决一个小纷争什么的。他能记得路上长相特殊的岩石和大树,他知道哪里有很不错的泉水可以饮用。如果有人敢和他打赌闭着眼睛穿过这片林子,他肯定能赢。

他不知道他在哪儿。

一条大河横在他面前,切断了路,水流很急带着融雪,颜色深沉波光粼粼,而且很深,无法趟过。马儿刚靠近被冰冻的河岸就紧张的鼻子呼哧呼哧的喷着气。亚瑟希望自己是走错方向了,但他无法说服自己。他从没走过这条路,而且Hampstead森林里并没有这么大的河。

不幸的是,河好像并不在乎自己应该是不存在的,它就在那儿,水流冰冷的低吼着,带着泡沫流过河岸。亚瑟向两边看了一下,他觉得在前面那里看起来要窄一点儿,只要顺着路向森林里再走一点,也许那里的河面他能跳过去,只要他离开面前这条路。

可是女巫说他不能离开这条路。亚瑟才不会相信女巫的建议,当然,可时间不多了。光线正在迅速变暗,如果他真的掉头向灌木丛那里走,谁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找到回来的路。

 

他又挣扎了五分钟来说服自己。他当然也和其他孩子一样听童话故事长大,他父王也许不赞成魔法,但他显然赞成小孩子应该在合适的时候睡觉。亚瑟的保姆并没有采取什么其他措施,只是在每晚读完睡前故事后都会很不走心的加上一句,这只是个故事,所有的魔法当然都是邪恶和不能姑息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傻了。亚瑟不情不愿的从他的鞍囊里拿出橡树枝,扔进河里,很开心周围没人看见他。

树枝掉在了水中央的一块石头上,不动了。亚瑟盯着它看了几分钟,可它就呆在那儿,被水溅湿。

 “该死的女巫”亚瑟嘟囔着,然后耸耸肩,开始掉转马头向旁边走。

一股水流打湿橡树枝,它抽动起来,然后明显开始长大。当它向亚瑟这里延伸时,亚瑟得紧紧抓住缰绳来稳住马儿。几分钟之后,树枝长了一根巨大的原木,从岸这边伸展到岸那边。

马儿明显拒绝走上这根木头,说实在的,亚瑟也不太想踩上去。他把缰绳系在一棵树上,留了足够的长度让马儿能自己吃草,然后轻拍了下它的头。他配好自己的剑,然后把那个该死的山楂树枝插进腰带,过了河。

 

一个人徒步前进,森林看起来显得更陌生了,昏暗,诡异。树与树的距离好像更近了,树枝紧紧交叉着。感觉 --- 很不友好。他已经好久没有听到鸟叫或鹿鸣了,就连他踩上干枯的树枝或叶子,那声音也出奇的低沉。

他现在甚至不知道自己走的路对不对。除非梅林也从龙和女巫那儿得到了建议,不然他肯定不知道要沿着路一直走,他估计会走进灌木从里。“梅林”亚瑟喊道“你在那儿吗,你这个蠢货”

没有回应,连叶子都是安静的。树冠浓密的遮住天日,他无法知道现在几点了。

他继续走,感觉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每分钟森林都在变得更加黑暗,他开始想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龙说他必须在日落之前把梅林带出森林,好吧,估计马上就到时间了。就算太阳还没落到底,再过十分钟这里就要漆黑一片,他连下一步该踩在哪里都不知道,更别说去找一个愚蠢的仆人了。

当仅剩的一点微光从树叶间消失,把他留在一片黑暗中时,他不得不停下来。生气的闭上眼睛,他数了十下,希望能帮他的眼睛适应这份黑暗。等他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朦胧的光圈里。他向下看,之前他将山楂树枝插在了腰带里,现在它正发出微弱的白光。他把它取出举起来,光变得更亮了。在这光亮中,他瞥见有东西在前面动,好像是红色的----那条蠢死了的口水巾,难道------

他跑了过去,在路转弯的地方,他看见梅林一脸茫然站在空地的边上,旁边是装满草药的篮子。

 “梅林,你这个蠢货”亚瑟喊道,心脏砰砰的跳,总算放心下来。他一把抓住梅林的肩膀。

梅林突然被他一拍吓了一跳,“亚瑟!你怎么来了”

亚瑟狠狠的打了一下他的头“找你,你这个没用的蠢货。你怎么能把一个小时的摘草药搞成一整天的远足”

 “哦,停下”梅林躲开他,“我刚转了个身,没那么迟吧”

 “天都要全黑了”亚瑟说,梅林迟疑的抬头看看天

 “这---过了多久了?”梅林说,声音很困惑,“我没有—我刚到—然后”

 “你在做白日梦,或者其他什么一样傻的东西”,亚瑟坚定的说“我出来打猎,盖尔斯让我顺便带你回去”他加了一句。没有必要让梅林产生他很重要的错觉。“现在我们得走了,路上要一个小时”

摇晃的树枝发出的声音让他不自觉的转过头去—一只鹿在附近,它从灌木丛中跳出来,跳进这片空地,停下来,抬起它的一只前蹄。这是一只巨大的雄鹿,从蹄子到鹿角全是纯白,只有眼睛是深红色,警惕的盯着他们。

 “老天,它真美”亚瑟无意识的说。雄鹿听到他的声音,跳走消失了。远处传来一阵叫喊声,是一大群猎犬的吼叫。

在他旁边,梅林僵住了。亚瑟努力的说“我们走”可他似乎无法移动自己的腿。猎犬的声音逼近了,他很肯定自己一点不想见它们,这可怕的吼声。

 “我觉得我们不该走”梅林很快的低声说,“我觉得离开—----不对”,亚瑟想象了一下他们在前面跑一群猎犬紧追着他们,穿过整个纠缠的森林,这太蠢了。

他伸出手抓住梅林的手腕,这时猎狗们冲进了空地,巨大的纯白的猎狗,红色的眼睛,红色的舌头耷拉在嘴边,一些猎狗冲向他们,围着他们的腿转来转去,睁着巨大的眼睛仔细的闻着他们的气味,身上散发着冷冷的温度。梅林在打颤,几只猎犬激动的向他大叫,亚瑟抓紧梅林的手腕,此时领头的猎犬嗅到了雄鹿的气息,狂吠起来提醒其他猎犬。

犬群掉转方向跑出了空地去追赶雄鹿,修长的身体跳进漆黑的森林,后面跟着来了一群骑着马的侍从。马像灰色的烟雾,侍从们脸色苍白表情呆滞,手提灰色长矛身披灰色斗篷。侍从们经过他们时转头看着他和梅林,奇怪的是,有几个向他们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都离开了,像雄鹿一样消失了。亚瑟觉得自己又可以呼吸了,但只有一会儿,就像战争中的一个短暂的停顿,并且你知道更糟的马上就要来临。一只黑色的大马走进空地,一个带着巨大鹿角头盔的人骑在上面。

马上的人转过来看着他们,即使带着头盔,也能看见他的眼睛闪着金色的光。

亚瑟有太多东西要抓住,他想拔出自己的剑,非常想,可是他不能松开抓着梅林的手,也不能放弃山楂枝的颤抖的光芒。骑手向他们靠近时,他把梅林向后拉了一两步,自己挡在中间。

 “这里是卡美洛特国王的森林”亚瑟厉声喊道“只有得到他允许的人才能在这里狩猎,你是谁”

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得到答复,但骑手开口了,他的声音像是沙沙的树叶和雷声,“我是Herne所有的土地和国王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亚瑟真心希望自己没有问过他,在一场战斗中曾经有一个炮弹打在距离亚瑟二十步的地方,虽然他没有动,仍然感觉自己已经被炸平了。现在,光是听着这人的声音,亚瑟就感到了与那时同样的感觉。巨大而无情,毫不在意对方是谁,毫不在意的彻底破坏。

另一只马从树丛中走了出来,像Herne的一样黑,配了马鞍和马勒,没有骑手。它的蹄子踩着地上,等待着。在他身后,梅林轻轻的抖了一下。Herne弯下头,“今天你成年了,我的猎鹰”他说“脱下你凡人的皮囊,跟我们一起走”

 “二十一个夏天之前”,Herne说“我和一个凡间女子过了一夜,二十一个冬天过去,她把我的孩子藏了起来,还把他与凡世绑在一起。放开我的儿子,小王子,今晚他会和我一起离开。”

亚瑟好一会儿没有反应,他忙着应付Herne的声音,像雷声打在他的骨头上。然后他不可置信的说“梅林?”然后回头去看—----梅林的眼睛像Herne一样闪着金光,明亮的,不属于凡人的,诡异的。

亚瑟的胃紧缩起来。梅林-----梅林,傻得无可救药的梅林,居然是魔法的产物,甚至不是一个巫师,比那还要糟糕。他的血管里流着这个可怕骑手的血。梅林抬头看着Herne,表情茫然,然后他看到了亚瑟,清醒了一点,“我—亚瑟”他说,就连这一句话,声音里居然也开始有了隐约的雷电的回声,像一场正在从远方向这里靠近的风暴。

亚瑟仍然抓着梅林的手腕,可是他的力道轻了。梅林的脸更苍白了,好像他正在融入这黑暗,即使他一步也没有移动。“过来”Herne又喊了一边,梅林转向他,毫无意识的,并且微微从亚瑟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腕。

再过一下,他就可以完全挣脱了,亚瑟几乎听见乌瑟冷冷的声音“放开他,省得我们还要去处死他--”可下一秒,亚瑟再次抓紧了梅林的手腕,而梅林,虽然眼睛还是紧紧的看着Herne,不再向前,停了下来。

传来一阵低沉的咆哮,像狗在狂吠,围绕着他。Herne转头看向他,亚瑟感觉被打了一拳。“放开我的儿子,亚瑟潘德拉贡”Herne说“我可以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今天之内,亚瑟已经听从了一条龙和一个女巫的建议,不过显然他不准备再听一个神明的,“我不会让你带走--”他开口,但Herne的马向前走了一步,亚瑟的呼吸被卡在喉咙里,快要窒息。他的手疼的颤抖,梅林的皮肤在他手中该死的冷的像冰

 “七位伟大的先知,古教的仆人,为了一个咒语牺牲了生命,一个咒语梦想可以带来一个国王,如此英明,他的名字将照耀千年的黑暗,将流传千载”Herne嘲笑的说,低下头“一个阿尔比恩的女祭司贡献了她的力量,你父王贡献他的荣誉,你母后她的生命,还有一千个巫师为了这个债流光了鲜血作为进一步的补偿,所有的这一切只为了让你活下来”

有一刻,亚瑟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呼吸。因为一个神明在告诉他这些,而且他知道—他知道虽然他不想知道,这些都是真的。甚至那些应该是谎话的部分。他的整个人生都是建立在欺骗和谋杀上的。“为什么?”他说,声音沙哑“为什么他们—”

 

 “都是为了让你活下来”Herne轻声说,就像必杀的攻击之前的休憩,“好将我的儿子永远束缚成古教的仆人”

他的声音里满是鄙视,冰冷尖锐的像一把刀,现在抓着梅林的手腕感觉像抓着裸露的剑锋。亚瑟的眼睛刺痛,火热,泪水涌出来。他使劲眨眼想赶走这感觉,急促的喘息着。他感觉身上冷的好像受了重伤。“我没有”他说,努力把视线从Herne燃烧的眼睛移开,“梅林,我没有--”他停住了,剧烈咳嗽,尝到了喉咙里的甜腥。

梅林也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的皮肤向外渗出冰冷的光,脸上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坚硬,苍白的近乎透明,就好像梅林已经离开的更远了,甚至不需要语言。

 “你是陷阱里的诱饵,是他会选择的牢笼”,Herne从他的马上下来,抽出一把长剑,无情的纯黑,“他们忘了”他说,“我是自由的,就算你的伟大命运也无法阻挡我,永恒之王”

他举起了剑,亚瑟知道他应该拔出自己剑,但他做不到。他跪了下来,山楂枝从他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散发着昏暗的光。他甚至无法保持抬头的状态,只能跪在那儿低着头像个等待处决的犯人,几乎抓不住梅林的手腕,他的手指已经没有知觉。

他感觉到剑落了下来,听到它割破空气的声音,但另一道火焰闪烁,金色的光撒落在他身上,他终于可以抬起头,看见剑被震到一边,被围绕着他的金光转变了方向。

梅林的另一只手举着,他说,声音古怪而遥远“不”

Herne将宝剑垂在身侧,刀尖抵在地上,“你不需要护着他”,他说“你的命运是你自己选择的,不管他们对你说了什么谎言”

亚瑟已经无法呼吸,没有一点力气,他的手松开了,从梅林的掌心滑落,冷的像冰。可是在他的手真正滑落之前,梅林的手握紧了,将他们的手指扣在一起。

 “我选择”梅林说

 “你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奴隶”Herne说,咆哮着,像狂风和野狗在围绕他们,头顶的树枝狂乱的颤抖着,“你会自愿将自己束缚成古教的仆人”

 “不是他们”梅林说“亚瑟”,梅林念他名字的声音—说他名字的方式—像黑暗房间里的一团火焰,让他觉得自己被金色的墨水写在华丽的纸上。几乎像刚刚的疼痛一样难以忍受,让他可以轻易的为之牺牲生命,满心喜悦的。亚瑟跪着向地上倒去,他的身体里有什么被释放了,挣脱着想要出来,然而梅林紧紧抱住了他,将它们锁在亚瑟的身体里。梅林抱着他和他一起倒在地上,急切喊着:“亚瑟—亚瑟---”一声声的震在他心上。

Herne的脚走向亚瑟。他太虚弱了连后退的力气都没有,无意识的转向梅林寻求保护。

 “你对他做了什么”梅林喊道“快停下”

 “没有凡人看见幽灵出猎还能活着”Herne说

 “不”梅林说“不,求你—求你—你要我做什么----”亚瑟感觉到他停顿一下,听见他说“我跟你走,只要你------”

 “不”亚瑟努力想用手抓住梅林的衣服

 “如果你跟我走,你就不该在乎留他死在这里”Herne说,“你无权做这样的交易”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沉重的语气说“但你可以要求我一件事,如果你愿意现在就使用”

 “当然”,梅林说“当然,求你---任何事”

Herne转身示意,一个女人从森林里走到他身边,高挑,冷艳。亚瑟转过头不看她的脸。她背着一个巨大的角杯,递了过来,Herne接过它交给了梅林“让他喝掉”

 

梅林扶起亚瑟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把角杯靠近亚瑟唇边—他的嘴唇冰冷的像在燃烧—让他喝下去。亚瑟闭上眼睛咽了下去。这液体在他嘴里炸裂开来,像野火肆虐田野一样在他身体深处燃烧,把他带向黑暗,仍然记得梅林叫他名字的声音。

 

再次睁开眼睛时,他还在梅林怀里,梅林抱着他的手臂非常温暖,是人类的手。

碰在他冰冷的皮肤上简直热的发烫。马蹄声越走越远,像风暴已经离开。亚瑟抬头看进梅林的眼睛,金色的光还在,但渐渐平息,头顶上火红色的月亮慢慢的被树梢挡住。

他想对梅林说一千句话,梅林低头看着他,他的眼里也有一千句话要说。月亮躲了起来,亚瑟开口“该死的我为什么躺在地上?恩”他挣扎着爬起来,有一个折断的山楂树枝正好在他身下,戳着他的后背,他把它扔到一边“你弄好了吗”

 “什么?”梅林茫然的说

 “帮盖尔斯挖什么草药啊”亚瑟说,摇了摇手,“我发誓,梅林,只有你能把简单的采药变成过夜的远足”他揉揉自己的背,“不敢相信我居然等你等睡着了”

梅林张开嘴,然后又闭上了,带着迷惑的表情看了看自己周围“好吧?我—你看见我的篮子了吗”

 “搞了半天你把它弄丢了”亚瑟说,他们在空地四周找,然后在一棵树边找到了。“好了,我们走吧,我早上还有训练呢”

他的马在前面不远处的路边等他,它被系在一颗小溪边的树上。看见他们过来它兴奋的发出撕撕声,估计急着早点回到温暖的马棚。梅林牵过缰绳, 轻轻拍着马的鼻子,亚瑟跨上马。

亚瑟从梅林手中接过缰绳,伸出手,空出马镫,“来吧,上马”

 “你想让我—和你一起骑?”梅林抬头看着他

 “梅林,现在已经快十点了”亚瑟说,“我可不打算用你走路的速度回卡美洛特,当然也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后面,虽然你就应该被留下,可是如果真的把你留下你估计要下个星期才能回到卡美洛特”

梅林爬上马坐在亚瑟身后,因为他没有马鞍,所以他伸手环住了亚瑟的腰,亚瑟翻了个白眼,但是没有叫他放开。“坐好了别掉下去”他说,然后拉了下缰绳让马出发。

梅林在他身后很安静。亚瑟清了清嗓子说“恭喜你”

 “什么”梅林说

 “你知道的”亚瑟说“你成年了”

“你怎么知道的”梅林说.

 “我就是知道”亚瑟说

梅林的沉默显然表达了一个明确的内容。

 “好吧,是格温告诉我的”亚瑟说

 “那我要担心了”梅林说

 “闭嘴”亚瑟淡淡的说。马儿已经走出了森林,走上了大路,亚瑟觉得自己心情好起来。月亮高挂在头上,圆满的,橙黄的,友好的。有一些积雪落下,但脚下的路很好走,不再是坚硬的冰。好像深冬已经提前结束了,他很专业的意识到,今年会是个丰收年。

这提醒了他,“你当然可以请一个星期假回艾尔多”他说

 “什么?”梅林说

 “如果你想家了”亚瑟说

梅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说“不,我没有”

 “哦”亚瑟说,努力让自己不要太开心,因为这太傻了。“我们已经错过了晚餐”过了一会儿他说,“等我们到了,你得去拿些吃的到我房间”

 “好的”梅林说

 “应该还剩一些烤肉”亚瑟说“再给我拿点姜饼”

 “你讨厌姜饼”梅林说

 “谢谢,梅林,有你在身边提醒我这些事情真是太有用了”亚瑟说

 “但是---哦”梅林说“谢谢”

亚瑟轻拉了一下缰绳说“奇迹是值得庆贺的”

 “奇迹?”梅林说

 “你居然能活到成年”亚瑟说

马儿向前走着,沿着这条空荡荡的闪闪发光的路走向卡美洛特。过了一会儿,梅林的头垂下,靠在亚瑟的肩膀上休息,他的呼吸逐渐平稳。亚瑟发现自己向后仰了一点好让梅林整个身体都可以靠在他身上休息。

这份温暖让人愉悦,在这样一个寒冬的冬夜。亚瑟轻轻的让马慢慢走。可怜的马儿扛着两个人,它可不准备走的太快。亚瑟觉得周围的整个世界干净又完美,而且完整。

龙抬起它的头,看见老妇人从通道走下来,她没有带火把,那会惊动守卫,而且她并不需要。

“完成了”她说

龙点头,“好”。过了一会儿,它说“问题是,是不是做好了”

老妇人站直了,她的头发不再花白。“所有付出的和发生的都是为了这个结局”她说“你知道的,没有他的力量古教就完了。魔法正在从世界上消退,钢铁在驱赶着我们。只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可以恢复它”

龙沉默着,然后说“他会站在我们这边吗”

 “他是潘德拉贡的”妇人轻蔑的说“而潘德拉贡是我们的,不管他自己是否愿意。乌瑟把他给了我们,尽管他现在非常厌恶魔法”

 “我很奇怪”,龙说“没有凡人可以看过幽灵出猎还活着”

 “亚瑟什么都不记得了”他说“他的记忆被夺去了”

 “但他确实在那儿”龙说,它伸出一个爪子,伸展着“你现在能看清他的未来了吗”

妇人沉默着,“未来的景象总是从你的眼前逃走”最后她说。

 “唔”龙说,低下头靠在自己的前臂上,“我们到底是将亚瑟束缚在野生魔法上了”它说,还是将梅林释放出来让他皈依古教了呢?”

= End =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