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牛奶香气8 Merthur ma

保护咒非常的复杂和冗长,但梅林沉下心来,一遍遍的练习着吟唱着,直到完全记住。转头看了眼盖尔斯,盖尔斯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梅林点点头,走向亚瑟。

伸出双手握住亚瑟的,将自己的额头靠在亚瑟的额头上,“我要开始了,”

盖尔斯出声提醒“亚瑟,你从没接触过这么强大的咒语,过程中可能会很难受,但一定要记住不能反抗”

亚瑟点点头,梅林握住亚瑟的手紧了紧,开始念咒语,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魔法慢慢包围住亚瑟,渗透进他的全身。亚瑟对他全然信任,而他的魔法又那么喜欢亚瑟,一切非常顺利。

咒语结束的瞬间亚瑟失去了意识,梅林伸手抱住倒下的亚瑟。

“让他休息吧,他的身体需要适应你的魔法”盖尔斯过来帮梅林一起把亚瑟扶到床上,盖好被子。

“觉得累吗”

看着盖尔斯担心的表情,梅林笑了起来“我没事”

“你的魔法也许又增强了”盖尔斯放心下来。

第二天亚瑟醒过来时没有觉得任何不适,盖尔斯过来看过之后告诉亚瑟他已经可以出院回家了。

“你的诅咒已经解开,梅林的保护咒无论你在哪里都可以保护你,收拾一下回去吧”盖尔斯笑着说,“对了,我已经打过电话给乌瑟,告诉他你今天出院,晚上他会去公寓找你”

……………………………………………………………


亚瑟入院期间,乌瑟几乎每晚都会过来,亚瑟那时早已入睡,可是睡不安稳的梅林知道乌瑟的到访。

他住进亚瑟病房的第一晚,夜里听见声响,迷糊的睁开眼睛只见乌瑟轻轻的进来走到亚瑟床边,静静的看着亚瑟的睡颜,伸手整理亚瑟额上的碎发。

梅林觉得他们父子间这么私密和温情的时刻自己这个外人的存在很是尴尬,只好眯着眼睛继续装睡。

然后之后的几乎每一天,乌瑟总是在深夜准时过来看望亚瑟,虽然他每次都行色匆匆,呆不了两分钟就离开。

有天夜里过了时间乌瑟没有出现,梅林猜测他可能有事不会过来了。

正准备睡觉,听见亚瑟嘟哝了一句什么,翻身把被子踢下了床,叹了口气,梅林下床走过去给他捡起被子盖好。

睡着的亚瑟,精致的五官,毫无防备的气息.梅林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嘴角的微笑

突然心中一惊,猛然回头发现乌瑟就站在他的身后,神色不明的看着他,梅林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看了亚瑟很久,连乌瑟来了都没发现。

“额,我给他盖被子”梅林干巴巴的开口,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乌瑟点点头,走近看着亚瑟,亚瑟睡得很安稳。

“你很关心他?”乌瑟回头看着梅林

“他是我的朋友”梅林也看着他,并不避让他的打量。

“朋友?我以为他只是你的病人”乌瑟似乎很惊讶。

“我听盖尔斯说了,你的医术很好,亚瑟这段时间恢复的不错,谢谢你”表情缓和下来,乌瑟继续说道“说实话,我一开始并不相信你能治好亚瑟,”

“我知道”梅林想起那天乌瑟怀疑的眼神。

“可是盖尔斯向我推荐你,我很信任他,”

梅林很奇怪乌瑟居然会跟他说谢谢,乌瑟*德拉克在任何地方都是骄傲和冷漠的,可现在他似乎只是个普通的父亲,就像送亚瑟进医院的那晚一样。

“你很年轻”

“24岁”梅林回答道。

“是吗,你们的年纪很近,难怪能成为朋友。”乌瑟看着亚瑟。

“辛苦你了,晚上都要陪着他,等亚瑟康复我会好好答谢你”

那晚的对话改变了梅林对乌瑟的看法,他决定告诉亚瑟,他父亲很爱他。

第二天亚瑟在听梅林说乌瑟的每晚到访时,显得惊讶和一些不知所措。显然他没有想到乌瑟会这么做。

“今晚他还会来吗”

“会的,”梅林希望亚瑟能和乌瑟谈谈,亚瑟需要知道自己是被爱着的。

可亚瑟好像非常紧张,到了傍晚的时候,亚瑟终于开口让梅林给自己施个安眠咒。尽管梅林很不解,但还是同意了。

“梅林,”睡着之前亚瑟开口,“我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

梅林感觉心疼了一下,乌瑟这么多年对亚瑟的疏离,让亚瑟不知道怎么面对父亲如此直接的爱惜之情。亚瑟已经沉沉睡去。梅林却又一次睡不着了。

…………………………,……………………………
现在,亚瑟可以出院了,梅林帮他稍微收拾了一下,送他和莱昂出去。护士们显然还不知道亚瑟出院的消息,不然送行的队伍估计会很壮观。

面对突然到来的分别亚瑟和梅林都很不适应,已经习惯每天两个人拌嘴的日子,虽然才短短的一个月,他们却已经将自己的生死和对方绑定在一起了。

“那个,我可以去看你吗”梅林还是没忍住

“你能找到我家吗,确定不会迷路?”亚瑟笑了起来,一边暗自松了口气。

“我的魔法会帮我找到你”梅林指了指亚瑟,也笑了起来,

亚瑟知道梅林说的是自己身上的保护咒,笑着点点头,转身挥手再见。

…………………,……………………………………
回去的那天晚上,乌瑟来到公寓,他仔细的看着亚瑟,满意的笑了起来“你康复了”。亚瑟几乎没有见过乌瑟的笑容,这样的乌瑟让亚瑟觉得有点陌生,他印象中的父亲是冷淡的,克制的。

“亚瑟,”离开公寓时,乌瑟在门口停住,“……我想让你知道,”回过头看着亚瑟,“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你的平安更重要,很高兴你没事”

亚瑟睁大眼睛,这是乌瑟第一次对他说这样的话。

知道乌瑟每晚去医院看他时,亚瑟惊讶的同时也非常的高兴,父亲是关心自己的。

现在又听到乌瑟亲口说出,

“……我一直以为,您讨厌我”

“那是我的错,让你这样认为,”乌瑟转过身来看着亚瑟,伸出双手握住亚瑟的肩膀,“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从未想过要另一个”

亚瑟觉得自己的眼角热了起来,“父亲”

乌瑟拍了拍亚瑟,“好好休息”说完转身走了出去,亚瑟看见他的眼睛也是红的。

这一晚,亚瑟睡得非常香甜。



早上门铃声响起时,亚瑟还在做着梦,被吵醒时朦胧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房间。

甩了甩头爬起来,这么一大早是谁,打开门却只见梅林一脸尴尬的看着他,脚边是几大包行李,

“额,盖尔斯把我赶出来了,”梅林看着亚瑟睡得翘起来的头毛,咽了口口水,太可爱了。

“你能收留我吗”



***

感觉这里完结也可以了~


评论(1)

热度(26)

  1. Merthurits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