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牛奶香气 6 Merthur ma

想到之前和盖尔斯的谈话,梅林怎么也睡不着,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看向旁边病床上的亚瑟。直到听到有人在轻声呼唤他。“艾穆雷斯~” 

他的名字是梅林 斯诺尔.只有一种人会叫他艾穆雷斯,巫师。

梅林很小的时候常听见有人这样叫他,每次和胡妮斯妈妈说起的时候,妈妈都会紧紧抱着他让他不要回应。

遇见盖尔斯之后,盖尔斯在查询了几乎所有能查到的巫术古籍后告诉他“艾穆雷斯”是魔法界对最强大魔法师的称呼。梅林和盖尔斯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不太相信。

虽然那时梅林已经在盖尔斯的教导下慢慢的学习了各种咒语,学着克制自己不再随着本性随意使用魔法,也在这过程中渐渐知道自己的法力是很强的,但谁也不知道怎样才算是最强的魔法师。

除了盖尔斯之外,梅林甚至没有见到过别的法师。直到今天。

立刻起身,并让自己的魔法充满亚瑟的病房,梅林顺着呼唤声走了出去。

特护病区的花园即使在深夜也仍然有花朵在开放,淡淡的香气在风中飘散,柔和的黄色路灯下站着上午刚见过的娇俏身影。

“为什么几次三番的阻止我,艾穆雷斯”卸下甜美的笑容,索菲亚冷冷的看着梅林,如果这是她真名的话。

“为什么一定要伤害亚瑟”梅林瞪着她。

“你也是巫师,乌瑟屠杀我们的同类,迫害我们的亲人和朋友,不可饶恕,你应该站在我们这边,他是乌瑟的儿子,会和他父亲一样残忍,他是我们的敌人”

“亚瑟不会”梅林大声否定。

“你才认识他多久,凭什么这么肯定”索菲亚不屑的说。

“即使是被诅咒的现在,他仍在替你们说话!”梅林非常愤怒。“我认识他的时间是不长,可是足够让我了解他,而你,我不觉得自己会和一个心机深沉手段卑鄙的女巫结成什么同盟!”

“你说什么”索菲亚的眼睛金光闪过,漂亮的大眼睛里怒气腾腾,“你要背叛自己的种族去帮助刽子手吗”

“亚瑟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是乌瑟,就算要复仇你也应该去找乌瑟而不是亚瑟!你那么处心积虑的接近他,打探他的消息,难道会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参与过那些屠杀,而直到上午为止他还认为你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认为你在关心他!”

索菲亚的表情略微暗淡了一下,“那又有多少无辜的巫师被乌瑟杀害,我们要让他知道失去至亲的剧痛!”

“我不会让你碰亚瑟的,你们任何人”梅林冷冷的说。

“你对自己的魔法这么有自信吗,”索菲亚眯起眼睛,“你不是到现在还没有解开我的诅咒吗,正是凭借着它的呼唤,我才能找到你们”

“我是没有破解诅咒,可是只要有我在,你的诅咒就无法伤到亚瑟,并且,似乎你的印记也没能在我的魔法下留存。”

法师留下的印记是受法力支撑的,法力越强大印记就越闪亮且长久。索菲亚显然知道她的印记全都被梅林抹去了,一丝痕迹都不留,这也是她没敢再轻举妄动而是决定直接和梅林见面,想要说服和拉拢他的原因。

“我不知道我的法力是否够强大,但我发誓会拼尽全力阻止你们”。梅林看着索菲亚,语气坚定。

“为什么你要保护他?”索菲亚失控的叫了起来,“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这和你毫无关系”

“他是我的朋友!”梅林毫不犹豫的说。

“……既然你不听劝告,”索菲亚念了一句咒语身影慢慢消失,“很快就会再见,艾穆雷斯”

回到病房关上门,走到亚瑟床前。梅林能感觉到索菲亚的诅咒,虽然已经十分微弱,但仍顽固的留在亚瑟体内,任凭梅林的魔法一次又一次的驱逐也没能将它赶出来。

盖尔斯也没能找到这到底是什么咒语。与古教的巫师们代代相传习得巫术不同,梅林从未接受过这方面的练习,一切全凭天性。而盖尔斯虽然魔法相关的知识非常渊博,但本身魔力很低,很多咒语都没有实际操作过,因此现在遇到真正的巫师两个人都很无力。但盖尔斯想救亚瑟的心意同梅林一样,从他安排梅林救治亚瑟那刻起。这让梅林觉得非常安心和温暖。

“梅林,醒醒”

梅林睁开眼睛,恍惚了一下才发现昨晚就靠着亚瑟的床边睡着了。

亚瑟好看的眼睛不解的看着他“你怎么睡在这儿?”

“……”梅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亚瑟没有再问,似乎再想别的事情,终于蓝色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梅林,”亚瑟开口“不要再保护我了”

梅林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亚瑟的表情非常严肃“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么多,如果说一开始只是模糊的知道有人对我下咒,那现在索菲亚已经真正让我知道他们有多危险,多想要我的命,我不能让你冒险。”

原来昨天亚瑟的沉默是在想这个,梅林以为是索菲亚的事让他对周围的朋友失去信任,还想着要怎么开导他。

就在不久前刚刚有个邪恶的女巫告诉过梅林“不需要保护亚瑟”,梅林严厉的反驳了她,可是现在,从亚瑟自己嘴里说出的“不需要”让梅林觉得无力和愤怒,如果你都觉得不需要,那我的坚定是为了谁。

“什么叫不需要?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现在收回我的魔法,索菲亚的诅咒立刻恢复,你会死的”

“我知道”亚瑟平静的说,“虽然不懂魔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从我痛苦的程度来看,这个诅咒应该很厉害,而维护我”摇了摇头,亚瑟接着说,“你肯定已经耗费了很多魔力,谁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多久。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儿科医生,有你自己的生活,我不想你因为我被卷入我父亲和魔法的斗争”

“你知道我从来不是一个普通的儿科医生,在你之前我也会用魔法救那些孩子!”

“我知道你关心你的每个病人”亚瑟看着他,“但这次不一样,你治不好我,你面对的不是病痛而是危险的巫术。而这巫术是针对我的”

“和我无关是吗”梅林不知道是不是该嘲笑亚瑟居然和索菲亚有着如此相同的想法。“我记得你说过我们是朋友”

“所以我才希望你不要插手,我”

“如果这样呢”梅林伸出手搂住亚瑟的脖子将他拉向自己,在对方惊讶的眼神中,吻了上去“如果我说,我保护你是为了我自己,因为我不想失去你呢”

 

评论(2)

热度(29)

  1. Merthurits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