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牛奶香气 2 merthur MA

院长室里一片安静。

梅林看着眉头紧皱的盖尔斯院长,有点心虚

“为什么乌瑟会突然打电话给我要求给亚瑟换主治医生?”

……

“你知不知道当初我劝了乌瑟多久他才同意把亚瑟交给你医治,因为你看起来“毛手毛脚年轻没经验”?”

梅林记得乌瑟那天打量自己的眼神,充满怀疑和轻视。不过自己当时也毫不客气的回看过去,莫名其妙的被从休息室叫到院长室,然后被这个满脸严肃的人盯着,梅林不知道盖尔斯为什么极力向他推荐自己,自己的专业是儿科吧,这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有这么小的孩子。而且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压力,这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非常不舒服。

来人在盖尔斯再三劝说下也没有打消疑虑的样子,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梅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不愿意,我还不愿意治呢。

可是被带到亚瑟的病床前,身为医生的天性让梅林立刻忘记了其他,担心起眼前的病人来,他看起来那么苍白,被病痛折磨的额头上满是细汗。抬头正迎上盖尔斯鼓励的眼神,梅林走上前去把手放在亚瑟的额头,滚烫的温度和湿热的汗水的触感,乌瑟低沉的声音响起,“我昨晚打电话到他的公寓一直没有人接,立刻让保镖冲进去就发现他已经昏倒了,可是除了高热和昏迷,医院检查不出任何问题,”

梅林看了一眼盖尔斯,盖尔斯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魔法。

盖尔斯各种保证梅林肯定可以治好亚瑟之后,好不容易送走乌瑟,梅林仔细观察自己的病人,他已经很虚弱了,

“盖尔斯?”

“你能感觉到什么吗”盖尔斯走过来站在梅林身边,

梅林集中精神,让魔法从手中流出,柔和的黄色光芒把亚瑟包围其中,慢慢的走遍亚瑟全身,梅林的眉头皱了起来,收回魔法,转头看向盖尔斯“诅咒?“

“是的,我一看见他的症状就想到了,所以才叫你来”盖尔斯的眉头也紧皱着。

“什么人要诅咒他,他招惹了什么魔法师吗”梅林回头看着亚瑟,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亚瑟看起来仍然非常漂亮。

“不是他,是他父亲,乌瑟一直在打击魔法势力和镇压魔法师,魔法师们都很痛恨他”

“那为什么不直接诅咒他本人”

“乌瑟非常小心,他研究了很多避免魔法侵害的办法,他们根本无法接近他。”

“我从来不知道魔法需要接触才能起效,诅咒乌瑟还要靠近他?”

盖尔斯严肃的看着梅林“梅林,也许在你看来很奇怪,不过在魔法早已衰弱的今天,几乎所有的魔法师都无法仅仅凭借意念做到什么事情了,施咒必须要有媒介,乌瑟甚至连使用的东西都每天更换,无法从常用之物上汲取他的气息,魔法师们束手无策。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你一样随心所欲的使用魔法”盖尔斯的语气里带了点责备的意思。

 “我没有”梅林忍不住申辩了一声。“那他就只顾自己,不管自己的儿子了?”

“他派了保镖保护亚瑟,可是亚瑟不许他们靠近…

不过,为了亚瑟的安全,乌瑟从未公开过他和亚瑟的关系,事实上除了他们父子,只有我知道他是亚瑟父亲.”

“所以这个秘密被人发现了?那他,亚瑟也反对魔法吗”梅林忍不住问到.

 “不,亚瑟一直反对乌瑟的作为,他们为此争吵过很多次”

“这诅咒并不致命,也许施咒的人只是想给他父亲一个警告?”

“不,”盖尔斯严肃的说“这是很高规格的诅咒,施咒人是想要亚瑟的命的”

“可是……”梅林十分不解,他的魔法返回的信息是这诅咒十分软弱。

“梅林,不要以你的魔法来衡量,你的魔法太强大。能对亚瑟施展这样的诅咒,应该已经是现存魔法师中很厉害的人物。”

“可他现在只是发烧而已”

“那是因为你来了,在你来之前,高热几乎要了他的命.不知道病因,普通的医生毫无办法”

梅林回头去看亚瑟,发现他的表情已不再痛苦,似乎安静的睡了,伸手去摸,热度真的比刚才降低了。

“为什么?我没有对他施展魔法”

“从你进这个房间的那刻起,你的魔法就在保护他,刚才检查他的时候,你的魔法已经把诅咒的效力降低了很多”

“哈?”梅林看了看自己的手,“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盖尔斯抬了抬眉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你的魔法好像很喜欢亚瑟”

好像回应盖尔斯的话一样,梅林的双手金光一闪。

“额”梅林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你愿意接收这个病人了吗”盖尔斯笑了起来,虽然在梅林觉得怎么看都很狡猾的样子。

-------------------------------------------------------------

亚瑟睁开眼睛的时候,守候在旁边的梅林看到了比大海更纯粹的碧蓝色。

不过没想到这位病人与有着与他好看的脸完全不符的脾气,明明很虚弱却一开口就很有气势的问梅林是谁,然后之后的种种让梅林想给他一点教训的事情,现在想来居然都是嘴角带笑的。

明明亚瑟住院到现在才一个月,两个人却已经像认识了很久,梅林能感觉到亚瑟慢慢接纳自己,虽然他们日常相处的方式就是斗嘴,但被他气的要死时看他洋洋得意的样子,或者把他气得半死时看他火冒三丈的样子,都让梅林觉得非常享受。

可是自己的一番蠢话把这些全毁了。亚瑟不愿意再见他。下午梅林又去了好几次亚瑟的病房,每次都被莱昂挡住了。亚瑟没有再让他进去。

梅林见过亚瑟各种表情,可是上午那样冷淡的还是第一次,这让梅林觉得胸口闷痛。

呆呆的坐在休息室里,盖尔斯院长让他赶紧跟亚瑟和好,可梅林不知道该怎么办。

亚瑟这段时间身体恢复的很明显,梅林并不知道怎么解除诅咒,但按照盖尔斯的话,只要梅林呆在亚瑟身边,他就是安全的。所以盖尔斯让梅林放下了手头的其他工作,专心治疗亚瑟。

梅林除了偶尔回休息室和高文他们聊聊天,连晚上都是在亚瑟病房里的客床上睡的。从一开始亚瑟赶他走,到后来开始和他说话,到现在两个人一起听歌,一起捉弄莱昂,梅林还没有离开过亚瑟这么长时间。

想到这里梅林突然反应过来,立刻起身向亚瑟的病床跑去。

莱昂还是伸手挡住了他,梅林用力挣脱开“让我进去,亚瑟的病可能复发了”

莱昂立刻打开门和梅林一起冲了进去。

 

评论(6)

热度(47)

  1. Merthurits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