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在一起 竹马 未完 不知何时填坑 慎入

相叶雅纪在乐屋的时候是很安静的,这很出乎观众的意料的事实,门把几位一直很习惯。不同于镜头前的high tension,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在睡觉。翔还是在看报纸,二宫也照例在玩游戏,松润有时会看漫画,小大如在镜头前一样,发呆。
手上的按键噼里啪啦不停,耳朵听着掌机里的游戏背景音乐,二宫用眼睛的余光瞄了眼躺在沙发上的人。这段时间很累吧,这个人每次拍drama都会瘦的不成样子,这次又是医疗剧,台词好像非常拗口,不是有好几次拍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回去洗个澡直接又出来工作吗。

果然收录VS的时候看起来也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非常难得的今天是他们两个一起爬clip climb,相叶居然在爬的过程中直接摔了下来,脸朝下整个人趴在那里,一下子都没爬起来。不过之后二宫非常努力的还是拿了满分,从台子上飞下来的时候,相叶已经综艺模式全开的满脸不好意思的跪在那里向他谢罪了,于是自己照例开始吐槽,相叶开始狡辩,大家嘻嘻哈哈的这个环节很快过去了。

回到乐屋时,二宫看见相叶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径直向他走去,【刚才没事吧】
相叶抬起头,眼里面有些没藏好的疲惫【没事呀,只是鼻子撞到了有点疼】,说完自己先笑起来了。

【又逞强】,二宫看着他眼下的黑影,心里默默的吐了句槽,【有时间就睡赶紧睡一会儿】
【恩,知道】对自己的话,相叶的回答永远都是简单的。
【leader】,二宫朝小大走过去,开始调戏发呆的大叔。对方也立刻从发呆状态中清醒,和他胡闹起来,

背后传来樱井的声音【相叶kun,还好吧】
【恩】相叶的声音还是那么沙沙的,软软的。好像这么多年一直没变过,从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起。

对于竹马的称呼,二宫一直觉得很好笑,为什么这些女孩子会觉得两个男生在一起朝夕相处是那么温馨的事呢,又不是女孩子之间的友情,整天黏在一起说些贴心话,连上厕所都一起好的不分开。两个男孩子之间……自己第一次和相叶说话的时候,还把他吓了一跳呢。

那个时候的相叶,话少的可怜,几乎没见到他主动跟谁搭讪过,总是一个人在角落默默练习着老师教的动作。有点笨,在自己看来并不难的,他似乎都要练很久。之所以会注意到他,也是因为当时自己真的蛮闲的,被妈妈骗过来进入了事务所,但其实自己根本没什么兴趣,站在一群漂亮的男孩子中间,自己也并不起眼,于是就混混,并习惯性的观察着周围这些伙伴,有很有想法表现的斗志满满的,也有像孩子一样一直打打闹闹的,也有像松润那样可爱的小包子得到所有人喜爱的,通常一到休息时间大家就作鸟兽散,三五结伴的跑出去玩了,然后看到了相叶,长了一张即使在一群美少年中都非常突出的漂亮的脸,却没有和任何人为伴,一个人留在角落练习。

仔细想了一下,好像的确对他没什么印象,几乎没怎么见他跟别人说话。然后第二天,第三天,也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看着看着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也是一个人,因为怕麻烦,所以进来之后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小圈子,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会朝着角落里的相叶走过去【你住在哪里,要不要一起回家】。现在还记得当时相叶被吓了一跳的表情,黑黑的几乎看不见眼白的眼睛有些困惑的看着自己,半天没说话,好像奇怪怎么会有人跟自己搭话,二宫也这样看着他,看见相叶点点头,说【好呀 我坐总武线回去】。

虽然一起回去,但一边是很怕麻烦,不想主动说话的自己,一边是对自己的邀请现在还有点莫名其妙的相叶,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居然也就这样开始一起行动了。

没想到后来两个人会被配成相方,一起学同样的舞蹈动作,一起给前辈配舞,一起回家,渐渐熟悉起来,相叶开始会跟自己说他的事情,用他特有的沙沙的软软的声音喊他【kazu】,对超级认生的相叶来说,二宫知道自己已经他被划到亲友范围内了,每次训练看着相叶与其他人的完全无交流,结束后总是直直的向自己走过来,喊他【kazu,我们走吧】,心里会有一丝丝的开心。

早就发现,相叶对进事务所之后应该要怎么做完全没有概念。在一帮努力想被记住被提拔的孩子中间,总是一副懵懵懂懂的表情,每天到事务所对他来说就像到学校上课一样,早上过来,跟大家一起学后空翻什么的基本动作,一起练舞,下午练完后就像放学回家,老师教的动作就一遍一遍的练,后来陆续开始有参加节目的机会,二宫看了几次之后实在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不往前站】,摄像机在前面不是吗,相叶回他的却是【站哪里不是一样的吗?】,二宫又在心里默默的吐槽,那你跑到杰尼斯这种地方来干什么呢。

相叶跟自己不一样,自己是希望越低调越好,尽量站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想着最好不要拍到我。但相叶被镜头拍到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会露出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二宫想着,既然这样就往前站呀,可以多被拍不是吗,好心提醒的结果是他觉得站在哪里都一样,又喜欢被拍有没有抢镜的意识,真的是个怪胎。

日子慢慢的过,于是两个人就慢慢被开始叫做【朴素组合】,也就是说,毫不起眼。对二宫来说这样最好,看看在旁边正在跟说话的相叶,似乎他也觉得这样蛮好,二宫心里笑了笑。

可是这样总是不在状态的相叶,每次拍照的时候都还是会照的很好看。二宫忍不住郁闷,这个家伙估计只有脸能骗骗人了,长这么好看干什么呢。

因为瘦瘦高高的身材和好看的脸孔,相叶在jr当中还是很有女生缘的,后来被指名和横山,松润一起拍电影,相叶非常兴奋,的确那非常漂亮的三个男孩子站在一起,还是非常有冲击力的。二宫默默的看着,在日记里写到【相方不在好寂寞呀,相叶赶快回来吧】。

明明是形影不离,以至于经常被前辈搞混两个人名字的二宫和相叶,那段时间又一次被人喊做【相叶】的二宫,忍不住恶狠狠的回到【我是二宫,相叶拍戏去了】。是有点寂寞,加上一点不服气的气愤,男生们之间当然会有竞争意识的,不是和别的任何jr,正因为对方是相叶,不想被一个人落下。

这部电影拍完之后,相叶回来了,两个人于是又开始形影不离,但多了变化,相叶经常会提起横山,横山也会经常来找相叶,看着被横山欺负却笑得开心的相叶,不知为什么二宫想离他远一点。现在看那段时间的照片,相叶的身边都不是自己,而是肤色雪白的,同样被称为美少年的横山。

可是他们仍然是相方,没有其他人会比他们更亲密,一起回家的路上早已不是各自低头走路无言相对,而是两个人都滔滔不绝,会一起去买新出的CD,一起去吃拉面,真正像好同学好朋友那样,很开心。

长相漂亮,因为认生所以话很少,因为想法简单所以没什么企图心,又因为反应慢也不怎么机灵,所以也没什么威胁性。


Takki什么时候开始跟相叶那么好了,那段时间自己去拍戏了,这次是相叶在日记里写到【kazu什么时候回来呀】,一副非常寂寞的样子,可是自己真的回来的时候,发现Takki已经非常照顾相叶了。那时候的Takki是jr的绝对领导,像个稳重可靠大哥哥一样对每个人都非常亲切,被大家信赖,这样的takki,为什么会注意相叶,聪明如二宫和也,一时也没弄明白。

二宫有时候也会想,相叶雅纪这个人,其实有时也很可恶。也许是因为天生想得事情就比较少,所以很多时候并不会很细心。相叶离开自己去拍戏的时候,和横山松润相处的很好很开心,那时候真的没怎么联系自己,自己一个人临时和别人组成相方,觉得很寂寞。等到自己离开相叶去拍戏时,一回来相叶就拼命的说自己不在的时候他多寂寞,二宫心里吐槽,活该,让你之前不联系我。

那时候,相叶和松润已经一起演了好几部戏,自己那时候没有被期待,所以也没有被安排剧集,默默的去自己面试了好几个剧组,直到有部戏需要剃光头,相叶和松润他们几个因为形象不好看而都不愿意演,才让自己得到了这个机会,剃完头回去那天,相叶和其他几个jr一起大笑了起来,相叶伸手摸了摸二宫光溜溜的头,笑着说【好可爱】。这样的相叶让二宫心里不是不生气的。

相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因为长相的原因,轻易的得到了很多别人争取都没有得到的机会,这些时候他似乎并没有想过身为相方的自己也会有失落的情绪,毫不掩饰的开心的跟自己说【kazu,我又有戏可以拍了】,这样的相叶,让二宫很想揍他一顿,想狠狠的对他说【我没有戏拍呀,你要不要这么高兴】。可是看着相叶亮晶晶的眼睛,里面满满的单纯的喜悦,慢慢气也消了,心想算了吧,他就是这么少根筋。

很多年以后,看着做每一件事都努力考虑身边每个人心情的相叶,越来越温柔到没有任何脾气的相叶,二宫和也心里默默的想,宁愿你还是以前的样子, 虽然有时候会有点伤人,但不希望你这么辛苦。

后来二宫又一次一个人去拍戏,这次到了很远的北海道,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这次相叶居然一个人坐飞机到大老远的北海道来看他,仅仅是因为【好久没有看到kazu了,真的很寂寞】。现在再看那个时候的录像,自己这么善于隐藏情绪的人,居然也能笑的那么开心,满面的笑容忍都忍不住。看来笨蛋偶尔聪明一下还是会很感人的嘛。

VS的收录结束后,大家在乐屋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各自回去,相叶还要回剧组继续拍摄,听工作人员各种夸他,说他脾气超好,就算别人一遍一遍NG也只是陪着重拍,绝不生气,通宵拍摄也不露一点疲态,一直在现场笑眯眯的让大家都很轻松。二宫想的却是,肯定又没有好好吃饭,没有好好睡觉,不知道是不是过几天就会发烧了。

年初忙着【白金数据】的各种宣传,一天之内好多家杂志电视台采访,番宣的话也要重复好多遍,虽然已经累的不行,但身为SUPER IDOL 的二宫和是非常有职业操守的,笑容一直没有停过,看起来绝对的清爽可爱,在这昏天黑地当中,有一家杂志社不知怎么居然提到了相叶,精神忽然就振奋了一点,【请二宫桑给门把的相叶桑说一句话吧】,取材staff笑眯眯的说,给相叶吗?想了一下,【这段时间拍剧应该很辛苦吧,能休息的时候一定要抓紧时间休息哦】,这样的语调,似乎有点不像自己的风格了呢,不是毒舌加傲娇吗,二宫和也对相叶雅纪不是只有狠狠的吐槽吗,不过看着staff一副果然岚的成员很相亲相爱啊 的微笑表情,算了,就这样吧,偶尔说一些真正想说的话也不错。

反正对来自自己的吐槽和关心,相叶的反映都是一样的,吐槽他也不会生气,相对的,关心他也不会感动。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自己做的事情,相叶都会接受。就像相叶的请求,自己都不会拒绝一样。

真的已经变成像家人一样的存在了呢,这么多年在一起的时光,对方的一个表情,一句话,对自己来说都像呼吸那么熟悉,镜头前面在说什么,当时心里其实想的是什么,只要一个眼神,甚至不用开口,自己就完全明白,果然是竹马呢。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相处模式变成自己吐槽相叶笨蛋的呢,久到快要记不得了。虽然相叶雅纪这个家伙从他们认识起就整天状况百出,可以吐槽的点多的数不清,经常觉得他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简直像生活在另外一个时空一样,但那时大家都还是孩子,自己也只能翻翻白眼,拍他一下说你这个笨蛋,相叶就会嘿嘿的笑。

可是出道以后,镜头面前,除了刚出道时,还能不算流利的背诵社长教的【为什么组合要叫岚】的一套完美说辞之外,相叶这个家伙,面对记者的采访也好,大家座谈也好,根本不会说任何话,其他几个人拿了话筒就能说半天的时候,相叶只会躲在后面看着人家点头,难得有直接对他的提问,也几乎给不出合适的有趣的回答,常常冷场。后来大家也都渐渐不问他了。

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吗,二宫和也开始频繁的在镜头面前奚落他的竹马,各种吐槽,开口必【baga】,相叶当然反抗,私下叫叫还可以,镜头前可是要形象的呀,可是这样的效果居然非常的好,工作人员突然发现被欺负的相叶非常有娱乐性,也许【天然】的定位就是这样稳固下来的。

相叶也渐渐习惯了,反正大家都期待他傻傻的样子,就本色演出好了,于是各种笨蛋试验笨蛋想法层出不穷,笑死观众的D的岚,宿题君,门把们居然也都很配合,二宫很满意的发现,在这些节目中,其实玩的最开心的是他们家竹马。大家想都想不到的莫名其妙的点子,经常冷场到大家默默想着拍好了也不会有人看,连收录的时候都提不起精神,相叶却开心的跑前跑后,二宫看着这样的相叶,对比一下沉默安静的相叶,心想,果然还是这样比较好吧。AB型果然很神奇呢,这个情绪到底是怎么一下子就涨上来的。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