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德鲁伊王-梅林(MA)7

 亚瑟醒了,壁炉里的火欢快的跳跃着,发出小小的噼啪声。桌上有一瓶红酒和一盘食物,是肉。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像只饥饿的熊一样,弓着身子大口吃肉,直到一大半肉都进了他的肚子。然后他重重的坐进火堆旁的椅子里,身体为了美食和这份舒适唱起了歌。

梅林轻轻的走进来时,他差不多又要睡过去了,但他立刻惊醒了,指着德鲁伊人喊道“你把我弄睡着了!”

梅林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盘子,拿起了酒壶和一个酒杯走向亚瑟,在他的椅子旁单膝跪下给他倒酒。

亚瑟接过酒杯一口喝光,梅林又给他倒了一杯。

 “我和你父王有话说”梅林只说了这一句就不再开口,安静的看着亚瑟喝酒,亚瑟又喝了一杯,舒服的靠进他的椅子里。

 “我们明天动身去边境”


“我要战斗”亚瑟喊道,他父王穿好自己的盔甲,没有理他。兵器库的小男仆紧张的看着他,把亚瑟的盔甲紧紧抱在胸前,好像不知道是否该把它给亚瑟。亚瑟几乎要伸手揍他了,然而梅林走了进来,他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

梅林穿着一件皮革的骑行夹克,上面的保护垫让它看起来更像是皮革的盔甲,脚上穿着黑色的长筒靴。他伸出手,另一个小男仆立刻给他送上一把短剑,他把它插进自己的皮带,然后看向亚瑟。

 “梅林-”

 “他和我一起”梅林告诉乌瑟,带上皮手套。“让他准备好战斗,把他的剑给他,虽然他肯定用不到,”

然后梅林笑着看向亚瑟“但我觉得这样他会感觉更舒服”

亚瑟从那个小男仆手上抢过盔甲,走到角落里想自己穿上。盔甲被放在他肩上,一双细长白净的手帮他整理着,把它们放好。

他对梅林皱了皱眉,把头靠近他低声说“我可以自己弄”

梅林也靠近他,额头几乎相碰,亚瑟感到一点不自在,但没有动。梅林说“我知道你可以,让我帮你”

德鲁伊人的眼睛亮亮的看着他,亚瑟觉得有点热,他点了点头别开眼,让梅林能干的手指帮他穿戴好。

走出兵器室时,乌瑟拉住亚瑟的手臂,严厉的低声说道“你必须要听话,把你养成一个被宠坏的伶牙俐齿的小子是我的错,但你得改,亚瑟,必须服从他,现在不仅是你自己的性命捏在他手上,整个卡美洛特-”

 “亚瑟,过来”梅林呼唤他。乌瑟放开亚瑟,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亚瑟感觉那个眼神看的他浑身冰凉,他低着头默默的穿过中庭。

 

在马厩等马儿的时候,亚瑟发现莱昂站在他面前,眼里充满了感情,亚瑟立刻看向别处,希望能阻止他。

梅林就在附近,亚瑟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紧张起来,

 “殿下”莱昂开口,但亚瑟走开了,走到梅林身边。

梅林把手放在他的后颈处,亚瑟抿住嘴,但安静的站着没动,知道梅林正在向莱昂宣示着什么,那些事情不是真的,还没有发生在他们两人之间,但梅林还是向莱昂宣示着,像在挑战一样。

莱昂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亚瑟推开梅林,受伤的说“离我远点,混蛋”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们骑马动身去边境,亚瑟和他的主人。现在他已经习惯了,魔法萦绕在他周围,不时碰碰他,确认他的存在。

他摘下手套,将手放在梅林身上,梅林握住它,魔法从他的指尖传向亚瑟,让亚瑟觉得手放在温暖的水里。

 

森瑞德的军队浩浩荡荡一眼看不见尽头,他们在北边的山谷安营扎寨,帐篷一直延伸到远处。营火在远方闪耀着像点点繁星。亚瑟他们停在高处的悬崖边,看着那些军队,风怒吼着刮过他们的斗篷,亚瑟打了个寒颤,看向他父王。

他父王正沉默的盯着梅林。

 “你能做到吗”他问,梅林缓缓点头。

然后他看向亚瑟,眼中已经开始闪出金光“你会因此而尊敬我吗,亚瑟”

亚瑟盯着梅林和他父王看了很久,这组合是如此怪异。国王和他的巫师,站在灰色的悬崖边。

亚瑟点点头。

梅林伸出他的双手,起风了。

 

首先传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声响。是大地崩裂开来的声音。整个世界都在震动,这山谷里一处接一处的爆发出火焰,远远传来人们的惨叫和悲鸣。

亚瑟深深的吸了口气。

很难说出这是什么,但它席卷了整个山谷,熄灭了那些余火,直到整个世界都暗下来。大地的低吼缓和下来,但有别的声音传来,非常熟悉的什么东西

乌瑟差点从座椅上摔下来,他走到崖边震惊的问道“你在做什么”

梅林的眼睛在燃烧。

亚瑟现在想起来这是什么声音了,是海浪的冲击声,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巨浪声。

当海水冲过山崖时,乌瑟叫了出来,水溅湿了他的脚。

 

山谷里一片寂静只有水流涌动的声音,但他们还是在那儿等到太阳出来,确认梅林做了什么。

梅林几乎睡着了,脸色苍白筋疲力尽。他把脸埋在亚瑟的肩膀上说“我只能做这么多了”

亚瑟看了他很久,看着他毫无血色的脸,蜷缩成一团的身体,好像第一次看清他。

 “亚瑟,快看”

他父王已经不仅仅是喜悦了,他简直要高兴疯了,满眼的震惊。

当亚瑟走到崖边,他发现眼前是一片汪洋大海。

 “这是他做的,你看到了吗?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亚瑟看向那片深蓝的海水“是的,父王”

 

梅林两脚打颤的站起来,像一头刚出生的马驹,他咬紧牙关努力想直起膝盖。乌瑟毫不关心的转过脸去。所以亚瑟扶住梅林的手臂,把他扶上马。

 “你会尊敬我”梅林低声说,声音打颤。

亚瑟把他扶正“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好像你能立刻要求我兑现似的”

梅林的眼睛显出金色的光环,他在手心上变出一个小小的蓝色火焰,颤巍巍的。

 “好吧好吧,知道你厉害”亚瑟叹了口气,把梅林的靴子塞进马镫。

他转头看着他父王,咽了一口口水说到“休息一会儿吧,梅林”

他父王的手下想帮梅林一把,他已经在马上睡着了,差点掉下马来,亚瑟不耐烦的伸手把他们赶走,自己去扶他。

梅林已经清醒了一点,至少可以自己走路了,亚瑟把他扶的更紧一点,两个人穿过中庭走向城堡。

 “只有你会刚证明自己是全世界最危险的人,下一秒就变成一只弱不禁风的猫咪,傻瓜”

亚瑟咕哝着把梅林扔到自己床上,然后去锁上了门,安静的脱下自己的盔甲。

梅林又睡着了,趴在床上,压着自己的手。

亚瑟把锁子甲脱掉,堆成一堆,然后脱下外衣,抱着剑坐在壁炉的火堆边。

 他对自己说他不是在守卫梅林,只是休息一会儿,然后他把盔甲还回兵器库。

看着梅林沉睡的后背好久之后,亚瑟知道他不能欺骗自己了。

他抱着自己的剑等着。

但没有谁来。他太累了,抓着剑爬上床躺在梅林身边,脸埋进枕头里休息。他把两只脚并拢,很快陷入了沉睡。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