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u

把戳中萌点的句子和图片存在这里慢慢看
梅林Merthur MA
山风黄绿双担 竹马担
猫鼠

德鲁伊王-梅林 (MA)3

兰斯洛特进来的时候梅林已经铺好了床,看见他,德鲁伊王笑了起来,伸手搂住兰斯洛特的肩膀,把他拉的更近。

兰斯洛特看起来有点尴尬,可能因为亚瑟也在,但他立刻在梅林的头发里喘息起来,他强壮的手抓住德鲁伊人细瘦的腰,把他拉近。

他在梅林的头发里低语,梅林大笑出声然后叹了口气“我肯定会喜欢”

在他们做*的时候,亚瑟努力想睡着。他面对着墙,用手捂住耳朵,但还是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他听见兰斯洛特长长的呻吟,高亢的哀求声,还有梅林简短的低语。

过了一会儿,他们安静下来,亚瑟几乎要睡着了,但他听见梅林低声的说“再来一次?”

兰斯洛特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喊。

 

第二天早上梅林还在睡,他的黑衬衫和裤子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亚瑟咬紧牙,努力不发出声音的在自己的角落里用一块湿布擦洗身体,眼睛不看梅林。.

当他回过头去看德鲁伊王时,发现梅林正在看他,眼睛半睁着,一只手搭在额头上,他在他的皮毛被上打开双腿,把腿伸长。

亚瑟继续擦洗身体,湿布擦过他滚烫的脸颊,他的喉咙。

 “我可以不用碰你就帮你洗干净”梅林说,亚瑟回头看着他。

梅林已经坐了起来。他的一只腿伸平,另一只膝盖弯曲着,手放在膝盖上休息。

 “不要”亚瑟说,防备的看着他

梅林看了他很久,然后又躺回去,皮毛被子轻轻的包裹着他。

 “为什么不?”他生气的说

亚瑟没理他,擦洗完毕后他准备穿上衣服,但发现他无法从地板上把它们拿起来,它们像被定住了一样,然后他反应过来,狠狠的瞪了梅林一眼。

梅林笑了,轻轻的敲了下手,衣服又可以拿起来了

 “我以为我不值得你浪费时间。你应该已经放弃我了,因为我的骑士”亚瑟说,穿上衣服。

梅林叹了口气,生气的说“是的,但我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做呢,除了像头猪一样在烂泥里发情”

亚瑟脸红了,看着他。梅林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用挑剔的眼神看着亚瑟,然后竖起两根手指,在空气中轻轻移动它们,亚瑟的裤子松了,打开来。

亚瑟一把拉住系住裤子的细绳,提住裤子,非常震惊。

 “我应该就这么做,”梅林生气的说“你一定会喜欢,亚瑟,一旦你知道我能让你体会怎样的快感,你会像只小狗一样整天跟着我。”

亚瑟想不屑的冷笑,但声音听起来干巴巴的。他提好裤子,抓起了皮带。

当他看回去时,梅林趴在床上,手压在身下,放在两手之间,他的屁股在……晃动

 “亚瑟”他叹气道

亚瑟想快速走出门去,可魔法拉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动。

 “让我走”他要求

 “等一下,就……让我看着你的-”然后魔法转过他的头,抓住他的脸,把亚瑟转向梅林。

梅林咬住下嘴唇,眼神飘忽,脸颊通红,他的屁股在毛皮被里扭动。

亚瑟急促的喘着气,感觉魔法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腕和脸颊,然后它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张开的双唇,就一下,接着梅林抖动起来,喘着气剧烈震动。

魔法松开了他,亚瑟冲出们去,大口大口的拼命喘气。.

 

亚瑟一直工作到日落,直到他的手开始发抖。然后他顺着村子的边缘走了一圈,望着卡美洛特方向的远山,在山脚下,一个德鲁伊妇女在自己小屋外的露天浴盆里给自己的两个孩子洗澡,轻轻的唱着歌,亚瑟静静的听着。他眼里有一层薄雾,闻到了树叶变黄的气息。

 

他走回小屋,发现梅林蹲在火堆边,眉头紧锁的思考着什么。

亚瑟进去的时候,梅林抬起头,一道轻柔而温暖的力量触碰亚瑟的鼻梁,轻轻的抚摸着像温柔的吻。

亚瑟倒吸一口气,梅林笑了出来。

 “别碰我”亚瑟毫不客气的说。但是他很饿,他重重的坐在地上,把靴子从脚上拔下来的时候忍不住哼了一声。

他的手掌很疼,他用拇指轻轻的碰手上的水泡,当他抬起头,梅林盯着他手上的水泡,歪着头。

 “我不想让你的魔法碰我,德鲁伊人”亚瑟恶声恶气的说

梅林咬了下嘴唇说“我也没打算给你”

但是,一只看不见的温暖的手覆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按摩。

亚瑟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舒服的呻吟溢出声来。按摩变得更用力,按的更深。有什么东西溜进他的双腿间,轻轻的抚弄那里柔软的毛发,亚瑟震惊的屏住了呼吸。

梅林笑着盛了一碗粥给他。

过了一会儿,亚瑟吃完了粥,肚子里温暖而充实,非常满足。梅林好奇的说“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亚瑟挑剔的看着他,然后不情愿的伸出自己的手掌。

梅林用细长而冰冷的手指握住他的手腕,轻轻的抚摸那里的血管,亚瑟突然觉得眼皮很重。

然后一道尖锐的热度传来,亚瑟轻喊出声,睁开眼看,发现伤口逐渐合拢,自己长好了。

梅林抬起眼,透过他深色的卷发看着亚瑟,好奇的问“好点了吗”

 “嗯”亚瑟又吸了口气,舔了舔嘴唇。

梅林的眼睛紧盯着亚瑟舌头的动作,忍不住眨了下眼,呻吟了一声。

他松开亚瑟,倒进他的床铺里,把一只手伸进两腿之间。亚瑟睁大眼睛看着德鲁伊国王躺在那儿打开双腿,膝盖弯曲,手伸进他的裤子。

 “停下,停下!”

亚瑟冲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德鲁伊人走了出来,门帘半卷着,所以里面的光透出来照亮他的脸,他粗声喘着气,头发乱糟糟的,满脸通红,亚瑟恨死他了。

当亚瑟在冰冷的屋外生气的时候,他在里面自*。

 “对不起,我的小王子”梅林说,喘着气,伸手抓住亚瑟的手臂,亚瑟立刻僵住了,这只手刚刚还在……

他从他身边跳开,

梅林吞了口口水,看着他“我很少能得到这样的礼物,而我不太习惯克制自己的需要”

 “需要”亚瑟嘲笑道“这才不是什么需要,你就是yin*荡”

梅林笑了起来。

亚瑟生气的把手臂交叉放在胸前,做出防卫的姿势。

 “我会—听你的话”他看着梅林,梅林正饥渴的认真听着,好像亚瑟说的每个字都像一块可以喂饱他的肉一样,“但是请,额,我希望能保持自己的清白”

梅林愣愣的看了他好长时间,然后缓过神来“我会努力尊重你的意愿”

他转过身,示意亚瑟也回屋里。他咬着嘴唇看了看四周然后叹了口气,从自己的床上拉了一块柔软的白色皮毛下来,然后又拿了一床毛糙的毯子。

 “给你,你可以找个喜欢的角落用这些铺张床”他告诉亚瑟。亚瑟非常感激,安静的接了过去。他把它们放在最远的墙边的地上,当他躺进去接触到那份柔软时,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当他睁开眼睛,他看见梅林窝在自己的床上正在看着他。

然后他睡着了,这是他被送给德鲁伊王之后睡的最好的一夜。


评论(3)

热度(33)